【EC】盐咖啡 清水短甜一发完

灵感来自于高中时写过的一篇英语完形填空。还记得那是高三时的周考试题,考试一结束,全班同学都疯狂大呼浪漫,说自己做不下题了。EC一下,希望大家喜欢:)  
献给我亲亲的老哥。

OOC 傻白甜预警

盐咖啡

 

又是一个在咖啡店打工的普通早晨。

意式浓缩?好的,请稍等。卡布奇诺?好的,没问题。冰拿铁?好的,请在这边排队等一下。

操作一台咖啡机对于双料博士的智商以及操作能力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对来来往往的顾客露出一个礼貌又温暖的笑容对Charles Xavier良好的家教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当然了,他本人也乐于对顾客致以温暖的问候,毕竟会光临这家店的大多都是附近上班族,看他们忙忙碌碌地冲进门要一杯又一杯咖啡来提神醒脑时那标配的满脸疲惫,Charles总是尽他最大的可能不要再为那些可怜人的坏心情上添一笔。

但是,你知道,咖啡店就是咖啡店,又不是心理诊所。这工作实在是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一切都普通的要命。而那些在各式浪漫小说里早就泛滥了的咖啡店相遇也不可能发生,毕竟,这只是一家夹在林立的写字楼中的一间小小咖啡店而已,毫无特殊之处。等你做这份工久了,希望客人点的饮品越简单越好也不是什么罪过,不是吗?

“你好,一杯黑咖啡。”

“请问您的名字?”

“Erik Lehnsherr。”

“好的,请稍等。”

“那个——请等一下。”

Charles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是黑咖啡而已,他还有什么要求?转过身来对Erik Lehnsherr礼貌地笑了笑:“还有什么要求吗?”

他的顾客显然是有点紧张。这位Lehnsherr先生也扯了扯嘴角,失败地模仿Charles脸上的微笑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口:“你们店里有没有盐?”

Charles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当然。”

Erik搁在柜台上的手握紧了又放松,他看着Charles,再扯了扯嘴角,这回总算露出了一个像样的,甚至可以说是英俊的微笑。“请帮我加三勺盐,谢谢。”

 

 

 

 

“三勺盐,没错吧?”

Charles又精准地往咖啡里加入三勺白色晶体,转回身看向刚从卧室里出来的丈夫,Erik Lehnsherr。

谁能想到!他曾经唾弃了无数次的咖啡店相遇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现在他俩结婚已经十年了。在他满脸通红地点下那杯盐咖啡之后,他俩的爱情故事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开始了。原来Erik是在这附近上班的一名律师,还同Charles是校友。相同的兴趣使得两人很快建立了深刻的友谊,相识三年后Erik的求婚显得那么顺理成章。

看看我的丈夫。Charles充满喜爱地想着,把马克杯递到还睡眼朦胧的男人手上。Erik接过咖啡,仅仅是喝下了一口就睁大了眼睛,被杯沿遮住的唇抿成了一个幸福的微笑。看着那双摄人心魄的绿眼睛因为自己精心调配的饮品而亮起总是让他充满成就感,并且爱这双眼睛的主人更多一点。

“是的。就是这个味道。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做的咖啡。”Erik笑了笑,低头给他一个吻,

“对了Erik,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想清楚——”Charles在人双唇微分时问,“为什么那天你要三勺盐的时候,那么紧张?”

Erik的动作明显地僵硬了一下。随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我怕你会笑话我。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觉得往咖啡里加盐是再蠢不过的主意了——又苦又咸。”

“怎么会!我觉得你很可爱!”Charles摇摇头,扯着他的领子再吻了一下,蓝眼睛认真地看着他,“要不是你点了盐咖啡,我们还没机会互相认识呢!往咖啡里加盐再妙不过。”

“是啊。”Erik把他拉入怀抱中。或许是Charles的错觉,他抱得比平时还要紧,“......再妙不过。”

 

 

 

 

他们的二十周年结婚纪念日开始于不愉快。

当年写字楼里那间小咖啡店早就搬走了,Charles竭尽全力在那附近再找了一间跟当年他们相遇时曾在的那一间最相似的咖啡店。要加一个最是因为,这样的咖啡店实在是太多了。Erik怎么就刚巧走进了他在的那家咖啡店呢?

他买了每一家符合条件的咖啡店里的黑咖啡,偷偷往里头加盐——不管怎样,他没有喝盐咖啡的习惯。然后挨个喝了一口,来找到二十年前的味道。尝到最后让他觉得舌头都快掉了,但他总算是找到了庆贺二十周年的好地方,然后拜访了这家店的老板,将他为Erik准备的周年礼物,一个写着“你将要喝一辈子的盐咖啡”的瓷杯,放在那,让店员在他俩来点单时用上这个。Charles会让Erik先找到坐的位置,然后点单,再把这个充满了爱意的杯子带给他。

这计划原本是天衣无缝的,假若不是那个店员的反应毁了这一切的话。

“什么,加三勺盐?”那店员夸张地笑了起来,“这什么口味呀老兄?又苦又咸。”

Charles忍不住皱眉:“先生,您能直接就做出这样一杯咖啡来吗?我相信这没什么难度。”

“可你是认真的吗?三勺盐?”那店员一边在柜台里操作着一边笑,“我们这儿好喝的咖啡多得是呢,干嘛要喝盐咖啡啊?真是怪人。你确定不尝尝我们刚推出的新品?”

“不了,谢谢。就请你加三勺盐吧。”Charles叹了口气,“这是我爱人最喜欢的味道。”

“嘁,没品味。”那店员把他精心准备的瓷杯哐地一下放在柜台上,“你的盐咖啡!”

“我看你才没品味。”一个冷厉的声音出现在Charles的身后。他一回头,看见本来已经被支走的丈夫就站在他背后,冷漠的眼神要是有实体的话估计能把店员扎个对穿,“你根本不明白它的滋味有多美妙。”

接着,Erik拿过咖啡杯,一口灌下,甩给那明显已经瞠目结舌的店员一记眼刀。眼看Erik就要怒火冲心把杯子扔回去的时候,Charles按住了他的手。“Erik别!”

“Charles,怎么——哦。”

Erik看到了杯子上的字,动作一瞬间停滞了。接着,足够Charles回味一辈子的瞬间出现了:上一秒还冰冷,愤怒,拒人于千里之外的Erik软化了下来,脸上是不知所措,是喜出望外,那双向来被认为是淡漠的灰绿色双眼露出了此生难见的柔情。接着,他用力地拥住Charles,给了他一个令人窒息的深吻。

盐咖啡的味道渡进他的嘴里。真的又苦又咸。但这个吻太甜太蜜,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再美好的爱情故事总要有个结束。时光写得累了,在Erik的故事里点下一个句点——八十三岁那年,他在睡梦中安详辞世。

他俩早已约定好不要过分悲伤。小辈们很是尽心,顺顺利利地操办好了后事。Erik的葬礼定在一个晴天。这没什么特殊的用意,单纯是这一个月都是好天气罢了。

在最后一抔土落定后,Charles从怀里掏出一封早已泛黄的信,上面的自己龙飞凤舞:“吾爱Charles Xavier亲启。”

这封信是封在遗嘱里的,他们家的律师在清点遗产时才发现然后交给了他。上面写着,要他一定在自己下葬之后再看。

究竟是什么呢?这信封老旧得很,明显不是最近的手笔了,更别提这一手Erik年轻有力时才写得出的好字,他的老伴早就手抖得不行了。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去世后才能向Charles言明的呢?他俩之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Charles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展开信纸,看了不一会儿就双眼含泪,最后竟是又哭又笑起来。

Charles吾爱:

       见字如晤。

       现在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的晚上。更准确地说,是半夜。一如既往,你已陷入甜美的梦境中了,我却被一个苦涩的真相折磨着,辗转难安。

       我从来都不爱喝盐咖啡。从头到尾,这只是一个吸引你注意力的小小诡计。要怎么才能让你多看我一眼?二十三年前的我为这问题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一个好方法。我都连续在你的店里喝了快三个月的咖啡了,而你,我冷漠的天使,从来都不肯多看我一眼,无论我要求的是一杯简单的意式浓缩,还是菜单上那些念出口都困难的饮料,你都只是微笑,然后让我等到一边。请原谅一个被热情冲昏了头脑的小伙子吧,盐咖啡这招实在是下下之策。

       而你,我亲爱的Charles,聪明如你,竟然对此毫无察觉——若不是今天你为我点单时所发生的插曲,我一直以为你早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才每天都不忘记给我的咖啡加盐,就是为了看看我能坚持多久。而现在我才明白,这不是考验,而是体贴。

       思前想后,我认为还是不要说清的好——这么多年下来,我早就习惯盐咖啡苦咸的味道了。我也从没为这苦咸的味道而困扰,因我知我饮下的是你甜蜜的爱。

       假如有来生,我还愿意喝你一辈子的盐咖啡。

                                                                                                     深爱你的 Erik Lehnsherr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96 )
  1. _Mowgli快乐肥宅三世 转载了此文字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