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越过不归点 歌剧魅影AU 短篇NC17一发完

受到这幅图的启发而写,不过这里的背景是已经HE之后的了。不管是大大的画,还是歌剧魅影本身都比我的小破车要好得多,安利大家去看……
总之是魅影万和子爵查,然后魅影跟死的那几位都有仇设定,毕竟这次不用抢主角当了……不过跟这辆车关系也不大……
anyway,一辆破车,就当迟到的七夕祝福好了!!
顺便也完成我的七十赞点梗,嘿嘿嘿

西彻斯特歌剧院历史悠久,演出精湛,就算是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剧院沿着它排开,它依旧是这条街上最耀眼,最兴隆的一家。  这剧院不仅因为它名动全城的演出而著名,还因为各种绯闻轶事流连于各类报纸的头条。其中最著名的,便是那传说中的歌剧魅影。
“诸位倘若不是生在穷乡僻壤,也不是整日工作无心娱乐的大忙人,就一定听闻过那著名的‘魅影事件’。着实是骇人听闻的惨事!彼时西彻斯特歌剧院最杰出的女高音歌唱家,连任十三届的首席女高音Emma Frost女士,在表演歌剧《哑仆》时,被摔落的大吊灯砸伤,舞台总管William Stryker,被发现吊死在工作岗位之上。随后是Sebastian Shaw,该剧院的首席男高音——”
“哆——!”一声低沉的琴音,紧接着一道干巴巴的男声,“别念了。”
“——也惨遭谋杀!”
一阵折叠报纸的响动之后,念报人从纸张背后探出头来。他有着柔软的棕色卷发与温和的蓝色双眼,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为何不让我念了,Erik?在这之后,泽维尔子爵的死讯让你不忍了吗?”
“我是不想再听一遍子爵大战魅影的英勇事迹,因为那完全地荒谬。”名叫Erik的人坐在黑影里,面前摆着一架钢琴,修长的手指休憩于琴键之上,像是为了要衬托出他语气里的不耐烦,他还不时敲下一个个不成串的音符。不和谐的零散琴音充斥在房间里,与这间过分豪华的卧房格格不入,“——就和你这架琴的音准一样。Charles,该调了。”
房间的主人,Charles Xavier子爵哑然失笑,将报纸放到一旁。确确实实,在大众的眼中,他已经去世了——为了终结杀人狂魔剧院魅影,被推入了剧院的地下河中。警方三日之后在塞纳河岸边发现了相同服饰的一具泡得浮肿的尸体。彼时的新任女高音,子爵的养妹Raven Darkholme小姐含泪辨认了这具尸体,确认它生前就是剧院的赞助人,巴黎社交圈的新贵泽维尔子爵大人。至此,魅影销声匿迹,唯一能证明他存在的是剧院地下现已被封存的巨大迷宫,迷宫中确认为魅影手书的乐谱,及其曾使用过的杀人用具,还有一只八音盒小猴。然而此时此刻,本该长眠于六尺之下的子爵好端端地坐在躺椅里,腿上盖着一条厚绒毯子,除去声音仍有些沙哑之外并无大碍。
“我的朋友,你知道的,我在音乐这方面的造诣比你是远远不及——神秘的歌剧魅影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那黑影中的身影停顿半秒,缓缓转过身来,露出那半边苍白面具——正是那传闻中的另一位主角,剧院魅影。而未被遮盖的那边的线条同样坚硬,他整个人笼在夜色斗篷之下,显得高大而冷峻。他走近Charles,步履越行越快,与此同时那坐在躺椅上的人受到感召似的也仰起头来,蓝眼睛里闪烁起不一样的激情。
烛火突然熄灭。魅影掐灭了烛光。旁的人定要以为他是来杀人灭口,夺去见证他残忍手段的最后一条生命了,然而下一刻他紧紧拥住了子爵,用他那双半边浮肿的唇去吻怀中的人。子爵同样激烈地回应,他双手从人腋下绕过,将他紧紧抱住,热烈而真挚地亲吻着对方。他的舌头爱抚着尚为正常的那半边,也流连于浮肿崎岖的那半边。
这一视同仁的爱意使得Erik几乎要叹息。他撤回一些,然后将头埋入对方的肩颈的凹陷之中。
他几乎无法开口。他很惊讶于自己的喉咙竟然还能发声,毕竟它在自己看到刻着爱人姓名的墓碑之时就再难言语,直至再次看到对方房间亮起的光时才复苏。
“Charles......我不为我的复仇感到后悔,但我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假若我知道这会以你的生命为代价——”
“你仍旧会这样做,我的爱。”
Charles轻声打断了对方的痛苦的低语。他吻着对方的耳垂,轻声叹息。“而我也很高兴你这么做了。他们对你做的事,世上已没有更公正的律法能够裁决。纵使我不愿见这般惨剧,还是让汉谟拉比法典来决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Erik稍稍松开了怀抱,叹了口气,两人就着这样的姿势依偎了一会儿,在黑暗中摸索着对方唇的方位,笨拙地交换亲吻。
渐渐地Charles抬起手,想要抚摸对方的脸庞,却触及一片平滑冰冷。Erik的身体明显僵住了,亲吻一下中断。
该要放手了。Charles心里颇为苦涩地想着。这块面具不是他能摘得掉的,就如同他的复仇也不是自己能够阻止。他仍记得自己第一夜到那迷宫里去时一时好奇引起的后果——暴怒的魅影几乎将他当场用拉索绞死。然而正当他准备放下,Erik握住了他的手腕。“摘下吧。”
“Erik——”
“摘下吧。”Erik叹道,“不然我为什么要熄灭烛光?在你看到之前还是要先适应一下。”
“好,好。”Charles连忙点头。他小心翼翼地伸手到人脑后,找到扣住面具的系带,轻轻地拉起来,将整个白色面具摘下,连带着整顶假发也掉了下来。
在黑暗中,Erik面容依旧扭曲可怖。他的头上光秃秃的,几道凸起的疤痕和稀疏的毛发躺在一起。完好的左半边还有些许棱角,但伤残的右半边完全是一团模糊。Charles抬起左手抚上Erik的脸,发现对方已经紧闭着眼,整个人也不自在地颤抖着,在Charles的指尖落下时甚至像是要跳起来逃跑。
他怎么能没有发现?Charles忍不住要责骂当初在Erik暴怒之下落荒而逃的自己。那双灰绿的,恳求的眼睛里,明明爱惧交织。
感受着手下凹凸不平的触感,Charles不仅落泪。害怕自己再说出什么让对方生气的话语,他吻上了爱人的嘴唇。Erik也疯狂地回吻,就好像不这样做Charles就会对他厌恶,转身而去。唇舌纠缠之间,他已分不清两人颊上的湿润是谁的泪,只是不想放手。
渐渐地,Erik抱着他站起来,两人纠缠着移向床铺。


接下来走随缘

评论 ( 8 )
热度 ( 106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