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3】【授翻】Karhakon:ha 海尔森/康纳 短篇NC17 1

Karhakon:ha

manic_intent

简介:

当海尔森发现康纳寄给一名神秘的A小姐的情书时,不知是该感到好笑或是或是恼怒。一方面,他对康纳那早就越过道德界限的标记使得嫉妒这一概念变得有些可笑。

另一方面,这情书实在是空洞到糟糕。

 作者注:

· 写给 brokibrodinson.

因我十分无聊,又没有什么好脑洞而作。

在steam上玩过ACL后,我满脑子康纳通过写情书假扮成一位英国男朋友来帮艾芙琳摆脱菲利普没完没了的“你该娶我女儿”困境,但是你知道,刺客家庭的惨剧同样发生在了艾芙琳身上。所以这更像个AU,不仅海尔森还好好的,艾芙琳的家人也一样。

授权如下:


 原文链接见此



I.

当海尔森方发现康纳寄给一名神秘的A小姐的情书时,不知是该感到好笑或是恼怒。一方面,他那对康纳早已超出道德界限的标记使得嫉妒这一概念变得可笑。

另一方面,这信实在是空洞到糟糕。

“‘这世界在你的明眸下变得明亮’?真的吗,康纳?”海尔森懒散地坐在康纳的椅子里,靠在老旧的书桌边,带着嘲讽的笑容将这段大声念出。就像康纳所继承的,所谓家园的大宅里的其他部分,这书房装修得一穷二白,但挺干净,一些达文波特或是康纳这些年攒下的书整整齐齐地排在书架上。

这些信被锁在一个上了锁的坚实木箱里,箱子藏在这老书桌锁上的抽屉里,上面还放着仔细叠好的记录,来自康纳令人惊讶地成功了的航海任务,以及对天鹰号的征用令,还有一名农夫用笨拙笔记事无巨细地记下的对家园事务运转的报告。海尔森实在是无事可做,直到他决定开几个小锁,来看看他的儿子都瞒着他搞了什么小动静。

康纳站在书房的门廊前怒视着他。不像海尔森或是其他那些住在这小小农村公社里缺乏教育的农民,康纳面对寒风也没有穿着任何保暖的衣服,仅仅穿着他蓝白相间的刺客袍,看起来同那些流行在伦敦社交圈的,所谓新世界的野蛮人的糟糕画作里的原住民没什么两样。他背上那些轻轻摇晃的羽毛箭矢少了两根,在他胯边挂着一圈刚杀的兔子。

“看别人的信件是不礼貌的。”最终康纳这么说,语调出奇地轻柔,然后转身离开,远出海尔森意料。他本期望着一阵狂怒的旋风,至少是些适当的幼稚抗议。而现在,他怒视着手中这些信件,感觉就好像自己才是那个挑起了事端的人。

礼教和自尊要求他就这么随它去,最多是再讽刺康纳一两句。但是,海尔森正在度假呢。

花了他一小时来找到A小姐的回信——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康纳选择把它们分开放置,若不是他再次查看了靠近书架的老木地板间那极细微的不平行的缝隙,他就要错过这个地板下的加锁暗格。A小姐受过教育,毫无疑问:她的笔迹不可否认地干净迷人,充满女性气息但又笔锋尖利,在最近几封情书上还残余着轻飘飘的香水味。看起来她倾心于康纳更甚,但信中字句跟男方一样幼稚空虚。

她或许就和康纳差不多大。并且,从邮戳来看,她就住在新奥尔良。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理解有误,”过了会海尔森找到康纳,后者正享用着他的炖兔肉晚餐,“要么你不知怎么让一位商人的女儿陷入情网,要么就是你俩都这么低龄,以至于能同对方分享的事情如此之少。”

康纳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们多大,父亲?”

“这个嘛,”海尔森抱怨道,“假若她的精神年龄同你一致,顺带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毫无疑问,你们两人都还没成熟到能够进入正经社会的年纪。”

令海尔森恼怒的是,康纳只不过看着他得意地笑了笑,接着就继续埋头进他那碗看不见底的炖肉里去了。康纳的青春期仍然还没结束,胃口大得吓人,过不了多久估计高处海尔森半个手掌。这想法光是想想就够令他恼怒的了,海尔森在脑内迅速将其驱散。

“什么时候你会去拜访新奥尔良?”最终海尔森还是问了,无论他的自尊心有多强,他的好奇心总是占了上风。

“我不去,”康纳和善地说,用面包去蘸碗里剩下最后一点的炖肉,“她来波士顿了。”

“什么时候?”

“之前。”康纳慢吞吞地说,明显在享受海尔森已然公开的愤怒。

“哦,别这么孩子气——”

“我看不出来这怎么就困扰你了,就这样。”康纳打断他,脸上依旧挂着他那孩子似的得意地笑。

“这个嘛,如果这些信是真情实意的,”海尔森狠狠地说,“那就是的。”

他不确定自己对那种可能性要持以什么样的态度。海尔森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个无私的人,但当他说感到对康纳负有责任时,他是真心的,尽管他深陷于自己的欲望之中。如果康纳追求某位同龄的姑娘的话......那好吧。毕竟海尔森不是什么会阻挡这种正常感情发展的怪物。

如果那姑娘真的合适并且配得上的话。

康纳清醒,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那吃了一半的大块面包还拿在手里。最终他只是咕哝了两下,吃完了手中的食物,收拾碗筷清洗干净。海尔森只得深呼吸,为自己倒了杯茶,坐在这间漏风的客厅里,深深怀念自己的管家,身边只有一盘跳棋相伴。棋盘上棋局未尽,棋子也已蒙灰。也许是某种怀念吧,康纳与现已过世的达文波特之间的最后一局。

后门关上了,康纳对家园的照例查看发出的喧闹声刚刚好顺着风传进海尔森的耳朵。海尔森因此叹气,环顾这间布满灰尘,单身汉式的缺少温暖的,常年寒凉的老房子。如果有女人来照看,这房子会变得多么不同?多么......奇怪?还有——孙子?海尔森不确定自己对于孙子要怎么想,毕竟儿子就已经是某种他竭力避免的半加工生物了。

正构想着,当海尔森开始在心里立下一个不能说的誓言的时候,康纳碰了碰他的肩膀。他进来时带的烛台已经燃了一半,手中的茶水也已变凉。康纳无言地收拾了茶壶和茶盏放回厨房,而海尔森则拿起蜡烛,自己走上楼。他在书房门前犹豫了一下,皱起眉头又叹息,最后走了进去,把康纳的信原样放好。正当他准备整理A小姐的信放回暗格里时,康纳靠到了门边。

康纳看起来......被逗笑了,这只是他表情里最简单的那种,当海尔森眯起了他的眼睛,他干巴巴地开口:“你有试过用鹰眼读这些信吗?”

啊。

等等。

信是分开用鹰眼写的。那么从新奥尔良来的A小姐就是一名刺客,或者是刺客的后代。

这就意味着——

“你的A小姐是 艾芙琳 德 格朗普雷*?”海尔森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高了一个音量级,但内心的愤慨让他管不了那么多。

“猜得挺快。”康纳回答,双手交叠在胸前。

“她是半个法国人!”

“哦,”康纳刚开口就笑了起来,拳头挡在嘴边都捂不住他的傻笑,“你,”他努力地说,整个人抵着门框笑得发抖,“你也差不多!”

“我也一样?”海尔森低吼,暗格被忘在了脚边,“说清楚点,小子!”

康纳试了好几次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最后他只是一边笑一边收暗格里的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海尔森攥紧了拳头,嘴唇危险地抿起,但他还是在康纳收拾好之前尽可能地保持安静。

“我一直在同世界其他地方的刺客们取得联系,”康纳干巴巴地回答,“毕竟我还年轻,世界的这头高级的刺客也只有我一个,我想也许我需要一些建议。”

“从一个法国女人那里?”

“首先,”康纳忽略了他,“刺客兄弟会组织总是倾向于给我中性的回应或是根本不回应。那些导师们都又老又怀疑,而且我想达文波特家园在还运转的时候可能也不太流行——”

“说‘不太流行’太过于保守了。”海尔森语气平板地同意了。那就和他的预计相符了——刺客在纽约范围内的势力不足。刺客们总是一群狡猾的,不稳定的人群——就连他们在伦敦的势力都出现分裂。

“——所以说当艾芙琳开始给我回信,我回复了她。现在我俩经常交换信件了,”康纳耸耸肩继续,“我俩差不多大,境况也有类似。我在努力解救我的族人,她也在做类似的事——”

“你俩都做海上运输,”海尔森补充,“还有你们的父母都......”因为犹豫,他的话音变小了。当他的儿子正在追求某位女性时,尽管并不需要,总得要确认对方的身份。然而要揭露那位正在新奥尔良工作的最高大师又是另一回事了,尽管他们之间的冲突难以调和,持续不断。

“都是疯狂的老头。”康纳接上了他的话,得意地笑了,间接泄露出他完全不知道艾芙琳的继母身份究竟为何的事实。艾芙琳自己也不知道,好,好极了。“说真的,父亲,当艾芙琳一开始请我帮她忙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这事能成。”

“什么忙?”

“她的法国父亲一直在催她结婚,”康纳耸了耸肩,“总是代表她接下舞会的邀约之类的。总是在家里向她介绍‘合适的’客人。她已经能很好地管理自己和刺客的事务了,没时间去追求她想要的,但又不想让他失望,于是。”

“于是她认为,或许只需要一位追求者的来信,就能够让她父亲催婚的尝试停止了吗?”海尔森难以置信地反问,“艾芙琳小姐有一半黑——呃,只有一半法国血统。”当康纳的眉毛警告似的抬起时他修正了自己的话,“她的父亲需要通过把她嫁出去来巩固她的继承权。不然的话,她在她父亲去世之后就得任她继母摆布了。这不是什么突然的父权幻想。为她寻一门好亲事是他的责任。”就连一个腐败的法国商人都明白这点。

“我听说她在这方面处理得挺好的。她能照顾她自己。”康纳欢快地反驳了他,一如往常天真得让人痛苦。“无论如何,她只是需要假装在追求一个配不上她的对象,这样她父亲在她真正定下来之前都不会跟她谈婚论嫁了。她有正在忙的事,不能被分心。”

“配不上她?”海尔森重复了,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这种假设感到恼怒,“怎么,因为你有一半原住民血统?”

“是因为我有一半英国血统。”康纳纠正了他,然后在看见海尔森脸上的表情之后,再次狂笑起来。

 

TBC

译注
1 标题大概就是莫霍克语了吧......没能查到什么翻译的软件,土下座......
2 Aveline de Grandpré 是艾芙琳的全名,但同样的,我也不太清楚如何翻译...如果有官方中译请一定指出,我会改的!

3 本人没玩过ACL,如有错误也请指出。感激不尽!


下章上肉。

评论 ( 8 )
热度 ( 62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