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3】【授翻】Karhakon:ha 海尔森/康纳 3 END

III.

“我太老没法玩这个了。”海尔森第二天同康纳说。床铺已经乱得彻底,康纳半裸着坐在海尔森的写字桌旁边,伏在一张信纸上写写画画。

“我知道。”康纳抬起头瞥了他一眼,眼里写满了得意二字。

海尔森咕哝了一阵,抬手抹了把脸。他都不清楚现在是早上几点。阳光伸长了手指拨开半掩的窗帘,数着老旧木地板上的纹路,整个房间闷着一股性与汗水的味道。他坐起身,昨夜康纳在他脖子上留的那一口尖锐地疼了起来。但仍然,这点痛楚令他愉悦。

“艾芙琳是怎么找到只在鹰眼下显影的墨水的?”最终他开口问,语气不知怎么比他预计的柔和得多。

“你怎么知道我在写信给她?”康纳反问,又咧嘴笑了。

“我的桌子上有足够的墨水,但你还是用了一瓶我没见过的。”海尔森直接地指出,“我是老了,但还不瞎。”

“她有一位很会制作东西的刺客伙伴。”在一阵沉默之后,康纳解释道,“她告诉我他爱上她了,但她想要尽量公私分明。我跟她说这两样东西没那么容易分清。”海尔森听了后顿了一会儿,随即拿起康纳的护腕扔向这个混小子。康纳则哈哈大笑起来。

“对一位姑娘来说是没那么容易分清。”海尔森最终咕哝着抱怨道,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挪到床上一块干的地方去。

“我当然知道。”康纳如此回复,但明显对此一无所知,海尔森不得不翻了个白眼。

“把信纸给我。”

“为什么?”

“如果要写一封可信的异地恋情书的话,你的措辞还得好好推敲才行。隐藏的信件你可以自己写,我来写面上那封。”

康纳对海尔森皱眉,半信半疑:“你知道怎么写情书?”

“我多少是受过一点正经教育的人,小子。现在把信递过来。”

“她会知道这不是我写的。”康纳吼回去,坐在椅子上丝毫没动弹,“就算是我重写一遍也会。”

“你到底想不想帮她了?你们俩都,怎么说,交换情书多久了?她父亲不继续催婚了吗?明显是你或者她的问题,要不就是你俩都有问题。”

“...行吧。”康纳退让了,满脸的不情不愿,“顺便,我是要帮她,不是害她被赶出家门。”

“我对精巧的理解远超于你,孩子。”

又及,有可能——仅仅是可能——这封信会成为某种契机。海尔森曾经试过同新奥尔良的教团分册取得联系,但总是徒劳无功,甚至是被无理地回复。他与同伴组织有时甚至会发展到干涉对方内部事务的地步,有时纯粹是出于小气或缘分。或许......

IV.

新奥尔良方面突然展示出了同海尔森所代表的圣殿骑士大宗言归于好的意向,一项经海尔森下达的相当公平的命令也得到了执行。会面选在了某个中间地带的人烟罕至的小镇的酒馆二楼,当海尔森与同伴组织协商势力范围与边界,并尝试着在彼此一些还没有交上火的计划上将进行合作时,气氛紧张且不友好。但起码他们没互相戳对方痛脚。

到最后,海尔森开了一瓶酒,空气中的紧张氛围褪去了些许,就连同伴组织的头目也下令属下退出房间,候到门外。挑了挑眉,海尔森也对查尔斯和希基点点头,示意他们也可以离开,只与两位首脑在房中。

这同伴组织的首领是为面容消瘦的挑剔女人,穿着男式的外套与马裤马靴,头顶一顶宽边帽,轻易能混入大批的男性旅人之中。然而在烛光衬托之下,这位灰发丽人确是女性无疑,但仍旧冷酷无情。她正如海尔森意识到的那样,同任何一位称职的圣殿骑士一样危险,无论性别。他确实尊敬这点。比较尊敬。

两人断断续续地寒暄了会儿,然后海尔森干巴巴地开口,用了法语:“为什么您不直接告诉我特意屏退左右的真正用意呢,夫人?”

“您的法语口音虽说粗野,但总体来说,也相当不错。”这位头领嗤笑一声,“您儿子的又如何呢?”

哈。海尔森熟练地保持着原本的表情。“不存在吧,我想。但他曾带给我不少惊喜。”

“呵。”这人的眼神就好像在给海尔森评分而发现他远远不及格一样,“告诉他离艾芙琳远点,不然他会后悔的。要是他自以为自己明白折磨是什么滋味的话,他还不清楚我能做到什么地步。”

海尔森嗤了一声,尽力压下胸中翻滚的怒意。他原本还打算着,看在同级的面子上,告诉她康纳与艾芙琳之间幼稚的小把戏,但现在他被冒犯了。“他俩都还年轻,又差不多大,更是志趣相同。年轻人总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有得是比一个混血的农夫刺客好得多的选项。”艾芙琳的继母反驳道,“她的父亲已经被迷惑了!更不要说你的男孩还基本没受过教育,该死的(法语),他还有英国血统!”

“当我听到康纳处于一段关系之中时给出的观点几乎一模一样。”海尔森平静地回答,“更不要说你们的这位艾芙琳是半个法国人,她还——”

“小心你的嘴。”这位圣殿骑士的语调冰冷至极,尽管她的手依旧好好地叠放在桌面上,这威胁也十明白。海尔森瞥了一眼门廊外,两边的下属们都正小心翼翼地移动到一个更好的防御点,与此同时努力着不要听到任何上级的谈话。他不得不咽下一声笑。“如果境况......变得更糟,我不仅仅会撕毁今天定下的所有条约,我还会在你的势力范围里宣战。我会毁灭你。然后我再毁了你的儿子。”

“看来咱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海尔森最终这样说,脸上挂着虚伪的微笑。

“我同意。”她回答道,英语带着口音,最后以法语,及其平静优雅地,“去你妈的。”

海尔森在她在下属簇拥之下大步离开后摇了摇头,看到查尔斯低声抱怨的时候没忍住笑了出声。

“这他妈都是干什么啊?”希基问道,眼睛依旧震惊地在海尔森和门口之间来回地看,“那一瞬间我都以为她要撕开你的喉咙了!”

查尔斯短短地怒视了希基一眼,然后叹了口气看回海尔森:“我得同意。这次会面一开始还行,然后——”

“康纳最近正和她的继女交换情书。”海尔森一边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一边温和地解释。

“.......什么?”查尔斯震惊不已,紧接着希基一声狂笑。

“就他妈因为这个?”

“我本来要安慰她说那些情书不过是某些其他事务的障眼法,”海尔森说,“但她的表现是如此的傲慢无礼,再说了,我们也得到我们想要的了——一份正式的休战协议。让我们重回文明世界,如何?我已经受够这种乡村壁炉里头可疑的烟尘了。”

这趟令人筋疲力竭的行动最终有些好的影响,例如终于能钓他家里那个粗鲁的毛头小子的胃口。等他重返纽约,他立即向康纳表示自己在工作途中已经见过了艾芙琳的继母,在康纳惊叫之后连连逼问他的时候偷笑。不,他没有跟踪艾芙琳,或者是她的父母。是的,他们谈话了。是的,艾芙琳的父母完全不知道情书只是障眼法。是的,艾芙琳的继母在说到自己女儿的这位追求者多么合适的时候形容得真的“天花乱坠”。

“我以为,”康纳最后半信半疑地说,“这事不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我一开始只是觉得有趣而且可以帮到我的朋友。我不是真的要让她的父母那么生气。我觉得,可能.......他们太严肃对待了。”

“啊。”海尔森以轻视的态度耸了耸肩,舒服地坐在了壁炉旁自己最喜欢的椅子里,“法国人。”

康纳瞥了他一眼,努力思考着海尔森为什么这么得意,最后还是嗤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箭羽。海尔森满意地想,这个世界总算恢复原样了。


END


翻译完成!难得的父子短甜,我个人十分喜欢,是这位大大写的一个系列里的第三篇。然后原文中的34保留了,但实际上字数合起来跟前两更中的单独一更差了没多少,所以还是并作一次更新。看到的大家都新年快乐呀!

评论 ( 10 )
热度 ( 55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