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3】狼与十字架 PWP 海尔森/康纳 圣殿康设定 一发完

The Wolf and the Cross

狼与十字架

brokibrodinson

授权如下:


简介:

一个任务,一样奖赏,一次提拔。

译注:因为是PWP,有车,可以直接走文末链接。


无声地潜行于屋顶之上,康纳肯威——圣殿骑士的天才,未来的圣殿大师——油然地感到一阵自豪。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务,在为他送行时,大团长这样说。康纳为他的父亲认为他能胜任这样重要的事务而感到荣幸。

一个刺客组织的间谍被报告藏了一封机密信件,其中内容一旦落入错误之手就将造成巨大的伤害。康纳被指派去取回这一信件,只要需要,任何方式都被允许。

这不会很简单。无论康纳再怎样想一路杀进这刺客藏身的建筑,这么做的风险都太高。他无法得知在这些砖墙的背后还藏着多少其他的刺客。以一敌二或再敌三并不是什么问题,但若有更多的人杀进来,想要全身而退就困难了。

不,这项任务需要仔细计划,秘密执行。

令人感激的是,他的父亲确保他在这方面的能力与他战斗技巧一样高超。并不是所有圣殿骑士都能做到——自由奔跑与隐蔽的技艺在圣殿骑士之中的要求并不如刺客兄弟会之中高。另一个圣殿骑士,谢伊,同样拥有这些技能,但话又说回来,他曾经是一名刺客。

登上他目标所在建筑对面楼层的房顶,康纳展开了他的鹰眼。

在那——一间窗户里,层层窗帘遮蔽之间,他看见了一抹金色的闪光。

他更希望那名刺客已经睡了,但这样至少他也知道了对方的位置,并且能轻易将他引出来。

康纳从房顶上落下,小心地隐藏在阴影之间。夜已深了,街上空无一人,没人会看到他在地上设了个绊线地雷,但谨慎打小开始就长在了他的骨子里头,他的动作安静而迅速。陷阱设下了,他攀上刺客所在的楼房的房顶,确保自己正对着目标窗户的上方。

他将弓从背上摘下,检查了一遍弓弦,取出箭矢搭在弦上。

瞄准了街上的那个陷阱,箭矢随即飞出,直直射进绊线地雷之中,紧接着便是一声震响。

迅速地再次张开弓弦,康纳深呼吸,静静等待。

正如他所预料,人们开始探出头来朝街上张望。康纳忽略了那些疑惑的低语,他的视线紧锁着那一扇窗。

终于,窗打开了,一个男人把脑袋探了出来,在鹰眼视觉中闪亮着金光。

手指一松,康纳看着箭矢无声地穿过黑夜,深深地扎在那男人的头盖骨里。临死前只剩下震惊,这人失掉了平衡掉出窗沿,打到了楼下好几层的屋檐,然后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一个女人尖叫起来,紧接着整条街便陷入了混乱之中。但在那之前,康纳已经轻巧地把自己荡进了刺客的房间里头。

这房间很暗,康纳没时间去点一盏蜡烛,但他的鹰眼再一次帮助他避开了黑暗之中的障碍。他开始翻动桌面上的纸张,寻找着任何带着徽记的信件。

几分钟过去了,他的感官探查到另一个不熟悉的人出现在了房间之中。取出手枪,他迅速地转身面对着门廊,牙关因为这不速之客咬紧了。

一个高瘦的男人走了进来,穿着合身的刺客长袍,袖剑在暗沉的光芒下闪动着危险的光。“在找这个?”他拖长腔调慢吞吞地说,一封信松松地夹在两指之间。

康纳一瞬间就认出了来人。詹姆斯·布拉克斯顿,刺客大师,圣殿骑士团长久以来的眼中钉。

假若她在这儿,刺客们的行动一定就比这单单一封信要重要得多。康纳快速地思索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有责任探查究竟是什么。

他放低了他的手枪,强迫自己放低姿态:“我以为你还在波士顿。”

布拉克斯顿笑了:“波士顿?我都好几个月没去过那儿啦!实话实说,那地儿无聊至极。这儿。”他把信递了出来,“拿着吧。或者不......”看到康纳丝毫未动,他耸了耸肩,把信扔到了地上,“我也不是很在乎。”

“你到底有什么把戏?”康纳低吼。

布拉克斯顿对着他微笑起来。“一个诡计。”他说,“本来就没有什么信件。”一边说着,他一边抽出自己的剑,动作流畅,“我们要的是你。”

康纳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了自己父亲错误的讯息。海尔森将会震怒。但那可以之后再说。

他抽出了他的战斧,朝前一击。

布拉克斯顿轻巧地躲过了,动作中透着一股自负,让康纳无法喜欢。他确实是个危险的对手,但假若他不够谨慎,那此人终将终结于他的自负之下。

正当他与这个微笑着的敌人周旋之时,康纳的大脑正飞速工作着,寻找着计策。他相对高大的身形与更大的力量将无法帮助他,对付布拉克斯顿的速度与技巧加持下的利刃就更不能帮助了。

但或许......或许他可以让布拉克斯顿轻敌。当这刺客看着康纳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圣殿骑士?或者仅仅是看到了一个遵从主人命令的,没有头脑的野蛮人?

康纳想他知道是哪个了。

心中暗自一笑,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他的父亲养大的可不是一个傻子。

正当布拉克斯顿的剑左右穿梭,声东击西之时,康纳仅是防御,刻意格挡得磕磕绊绊。就让布拉克斯顿低估他吧,他狠狠地想着。这一切都只会让他的胜利更加甜美。

只格挡了最致命的攻击,康纳的外套很快就见了红,好几处是长而深的刮伤。

布拉克斯顿短暂地停下来嘲笑他:“你不是肯威大团长的儿子吗?”他戏弄道,“要是他看见了这种程度的打斗,不知道丢不丢脸?”

接着他的话更难听了:“爹地该有多失望啊,生了这么一个低能儿。你觉得要是你失败了,他会不会打你的屁股?”

康纳清楚这个刺客只是想要激怒他,让他在恼怒之下自乱阵脚,无法防御。但这就是布拉克斯顿倒霉的地方了,这种类型的羞辱对他刚好不顶用。

令布拉克斯顿震惊与恶心的是,康纳只是阴暗地微笑了一下:“哦,我确实希望那样。”他低声地说,光是这么想想血液都要沸腾。

那人的表情一下因为厌恶扭曲了。“你们这些圣殿狗。”他啐了一口,放弃了冷静,朝着康纳一下直冲。

终于......

康纳的诱敌之计起效了。在那男人尽力冲前一击之时,康纳以他轻视的眼界决不能料到的速度一下侧身,闪到了一边。趁着布拉克斯顿前势未尽,下盘不稳之时,康纳发出了致命一击,将这人撞到墙上,战斧从脖子将他顶在了墙面上。

也许平时他会借机审问,但布拉克斯顿此人太过危险,一旦有机会就会逃跑。从布拉克斯顿的脖子上取回自己的武器,康纳在溅了一手的血的时候做了个鬼脸。他敌人垂死的挣扎扭动一下停止了。

退后一步,康纳毫无感情地看着詹姆斯·布拉克斯顿的尸体瘫在地板上,那双锐利的眼睛现在已经干涸,了无生机。

一瞥见这刺客手腕上袖剑的闪光,康纳立马弯下腰来解下了它,打算当做自己战胜的证明。也许他还能自己留着它呢。

康纳环顾四周,然后发现了那封被布拉克斯顿扔在地上的信。拆开了信封,他快速地浏览了内容,恼怒地出了一口气。也许布拉克斯顿在这封信的内容上没有撒谎。他正拿在手上的只不过是一张烟草贸易的清单,显然对教团事宜并无助益。

他仍是把信收了起来。无论自己有多么想把这张烂纸撕成碎片,他清楚大团长会想要对信件亲自过目,要是得知康纳出于愤怒把信撕了个粉碎显然不会高兴。

最后一次搜查了这间房子,康纳在听到行军声以及军鼓的敲击声时僵硬了半秒。他们还叫来了警卫,是时候离开了。

 

 

海尔森肯威正在客厅里踱着步,脸庞的线条因为愤怒显得冰冷。

他的儿子,在一张扶手椅里坐着看着他,暗自庆幸着这股黑暗的怒火不是直接对着自己。

“他们行事倒也算谨慎。”海尔森安静地说,平静的语调下是沸腾的怒意,“知道不让那个线人进入我的视线,否则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叛徒究竟和谁结了盟。”

“我们要怎么找到他们,长官?”康纳好奇地问。

海尔森瞥了他一眼。“我明早会下令让所有教团里的线人向我报告。他们没有抗令的理由,任何不出现的人都会受到怀疑。要是我们的这位间谍有胆出现,那更好。我们共同的技能将会轻而易举地将那人辨出。”

康纳点了点头,忍住一声哈欠。他一回来就直接向海尔森报告,现在刺激和肾上腺素都在渐渐地从他身体里消退。

“原谅我,康纳。”他的父亲柔和地说,锐利双眼从不会漏掉任何一处细节,“我不是刻意要让这些发现盖过你的功劳的。你与布拉克斯顿对峙的胜利应当受到褒奖。做得好。”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可能会听起来不太真诚,但海尔森不是个轻易夸奖他人的人。对于康纳来说这确实是极高的赞赏了。

“谢谢您,长官。”他回答,因为喜悦脸红起来。

海尔森轻轻地微笑起来,这一整晚上他露出的第一个温暖的举动。“想要的话,袖剑你自己留着。”他说,“如果这样的话,我希望你尽快对新武器进行训练。”

康纳点了点头。“当然。谢谢您。”拥有这样一件利器当然好,但假若不熟悉它的话也没用。

眼前的最高大师在把手收回背后之前随意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袖剑。“刺客兄弟会在得知现在有三名圣殿骑士拥有袖剑之后不知会吵成怎样,”他带着些许满意说道,然后给了康纳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过来这儿,儿子。”



评论 ( 12 )
热度 ( 55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