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3】【授翻】Memories/记忆 海尔森/康纳 科幻AU NC17 第二章完结

                                                              Chapter 2

 

一个平静的春日,海尔森决定同康纳外出散步。这是他们在庄园外的第一次一起出行,不知为何,这名圣殿骑士心里总漂浮着些许不安。

他的几名下属在暗处跟着他们,防范着对前任大团长任何可能有的威胁。自三年前的事发生过,总是不断有刺客来寻仇。

闲逛着穿过一片附近的森林,他们两人享受着这平静的一天,只是时不时才说上一些话。

“你有没有......在你到这儿来之前,你在别处呆了多久?”

轻轻摇了摇头,康纳笑了一下。“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你办公室里。”他慢悠悠地说,用余光看着他。

轻哼了一声当做回答,海尔森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该因为自己是对方真正认识的唯一一个人而感到放心。

“我们应该多出来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后,康纳咕哝道,“就像这样,不用做什么......很特别的。真的。就是出来透透气。”

“为什么?”海尔森的语气中掺上了点惊讶。他转过头去,看到年轻人的脸红了之后心跳不由得快了一分。

“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更真实了,你知道吗?光线,还有环绕着我们的细节......这些都很美。你把自己关起来太久了......”

海尔森摇了摇头,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当然,如果你想要的话。”

当这条蜿蜒小径将他们引向一处怪石嶙峋的角落时,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从一个察觉不到的角落冲出,两人来不及反应,只见手枪已对准了他俩,枪口在太阳下泛着寒光。

那黑影似乎犹豫了一秒,但当第一声枪响时,海尔森已经把身边的机器人推倒在地,整个人挡在他的身上,把康纳的头靠紧自己的胸膛不让他受伤。

跟随的下属迅速行动起来,那个枪手被海尔森的手下击毙了。

“你还好吗?”其中一个下属担忧地说,放了一只手在海尔森的肩膀上,尝试着让他从康纳的身上放开。

年轻人匆忙地说:“他——他没事。但我——我不会受伤。我应该是那个护着他的人!”

在海尔森过了一会儿踉踉跄跄站起之后,那名下属清了清嗓子,说道:“他没事的,长官!这是要干什么?别再那么做了。他就是个该死的机器人,他又不会受伤!他不是真实的!”

把康纳拉起来后,海尔森转过身,愤怒地吼道:“不!你又知道什么?我已经做过这个决定了——他或者是我;而我选错了,我选择了我自己,选择了我的理念而不是他。如果还要我再选一次的话——我会选择他。”

盛怒之中,他没能注意到从年轻人脸上无声的,颤抖着流下的泪,再看向人时已经被擦去了。

 

在接下来的几周,海尔森履行了两人多出门的诺言,四周被严密又隐蔽的警卫保护着,距离足够他俩进行一些私人的谈话,甚至是偷偷躲到一些隐秘的去处来享受片刻欢愉。这些日子对于海尔森来说如梦似幻,到现在,他已经不能否认自己对这机器人的喜爱了,若是在紧要关头,他知道自己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一个晚上,在一场春日细雨中的漫步结束之后,两人在共浴后一起躺在他们的大床上,四肢纠缠着,他们赤裸的身体懒洋洋地贴在一起。

“父亲......”

海尔森懒洋洋地哼了一声,轻吻了一下对方的喉咙;他停在另一人大腿上的手在那柔软的皮肤上打着圈。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听到这个,海尔森的动作停滞了半秒,他抬起头来看向另一个人的眼睛。康纳的表情是完全放松的,但眼底始终藏着某种挥之不去的痛苦。

“谁?”海尔森缓慢地问,尽管他心里知道说的是谁。

“你的儿子。”

因为自己不想回答,海尔森摇了摇头,但还是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在继续手上的路线一小会儿后,他回答了:“他死了。”

“发生了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吗?他们没给你这些讯息?”

“我想听你说。”

勉强地笑了一下,海尔森闭了闭眼,期望着康纳死在他怀中的景象有一天能不再使他这样内里煎熬。

康纳,在他怀中......他们眼神相接,年轻人的唇瓣微微分开就好像要说些什么,好像只要说出来一切就能再次变好;但那时已经太迟了。他眼中的神光僵硬,麻木了;他唇间也不再能流出哪怕任何一点声音。但海尔森仍旧抱紧着他,抱紧着另一人了无生机的身体,他的心破碎成了太多片以至于再也无法复原,他明白这种痛苦将会吞噬他的精力,长伴他的余生,直至他孤身一人行至生命的尽头。

“我杀了他。”他说出口时气息不稳,再次睁开了眼,看着怀中的年轻人,他的儿子。“他是一名刺客。尽管我们曾一起合作了一段时间,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不得不要选择......”

“然后你选择了秩序?”

“是的。我也知道他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选择他的信条而不是我。”

康纳移开了方才还与海尔森相接的视线,但靠得更近了,把脸埋进海尔森的胸膛紧紧抱着他。“我很抱歉。”

“不必抱歉,康纳。”吻了吻男孩的头顶,海尔森让自己的手滑过另一人的背脊,想着这个机器人是否能明白生死的意义,能否听到这名圣殿骑士每次心跳时那伴随着的痛苦。

“你再也不用做出那样的选择了。”康纳喃喃道,炙热的呼吸拂过海尔森的皮肤。

“我希望你是对的......”

 

自打康纳来到了他的身边,时间就似乎决定要走得更快些,海尔森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打开了窗,期望着夏日的清风将新鲜的空气带进庄园。因为日渐毒辣的日头他们的散步不得不停止了,两人中谁也不想在这种天气出门。取而代之地,他俩把大把的时光挥洒在了床笫之间,饥渴地互相渴求着,又或是仅仅是安静地拥抱着,接下来再迈进一场缓慢温柔的情事之中,为了冷静下来花不必要久的时间共浴。到现在,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已经不再清晰,海尔森常常忘记康纳竟不是人类——做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这个机器人会流血;在床上好几个小时之后,他还会大汗淋漓筋疲力尽;在他粗暴地索取了之后,这个机器人会想要去洗澡,要他温柔的亲吻来补偿。

“你为什么没有和他睡在一起?”

这个突然跳出的,没头没脑的问题让海尔森从埋首于其中的书籍中抬起头来。抬起眼来看着对方,他在想康纳的问题为什么不是有没有同他的儿子睡过,而是为什么没有。

收紧了下巴,他移开了自己打的视线。“我不......他不知道,我估计是。而且我也是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想要他。我浪费了我俩能有的所有时光。而且我一直在想.....想着太多的如果。”他抹了把脸,合上了书。“我本可以伪造一些测试,宣称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生活,把所有圣殿与刺客的纷争抛在身后......但我现在在这里说,在我......”他动了动嘴角,笑意却没能到达眼底。他望向康纳,期望着自己能够永远地这样沉浸在那双眼睛之中。“在我杀了他之后。当他死在我手上的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哪怕我知道他会做出相同的选择,我还是忍不住想他是否会像我这样想念我?他是否会像我这样一呼一吸间都带着悔恨?他在我的状况下又会怎么做?”

康纳的眼里涌上了泪,他将年长的男人拉进怀中。“我知道他与你感受相同。他会用每一次呼吸,每一系心跳,逝去的每分每秒来想念你。他如何能不想念?怎么能不想念自己一直渴望的人?期望着这一切都能复原,所有的痛苦都消失,期望自己当时做了不同的选择......让他的父亲活下而不是他,想象着对方会怎么过剩下的人生,想知道......对方是否与自己心意相同,是否会一样地想念他,以至于爱与悔恨、痛苦与渴求、梦境与真实的界限都随之模糊。”


在海尔森能够回应之前,康纳吻住了他。

评论 ( 12 )
热度 ( 31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