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授翻】酒后吐真言 海尔森/康纳 现代AU

酒后吐真言

by Antecanis

简介

在康纳重新搬回家中后,海尔森发现自己对这位年轻人的感情已经发展到本不应当的地步了。在他某次喝了太多的酒后,海尔森错误地向他的儿子索要了一个吻——事后手忙脚乱地用想起了康纳的母亲作为借口。毫不令人意外地,这位年轻人不太乐意听到这些话......

作者注

为了2016conhayth同人周的点梗而写:酒后吐真言。(梗本身太适合用作标题我就用了,抱歉!)

节日快乐!

授权如下


译者碎碎念

Antecanis大大真的太可爱了......就是我要了人家的授权过了快小半月才记起来要翻......一篇甜甜的现代AU父子,分上下两章,第二章很快就奉上!翻译得不好的地方,多多见谅啦~肉的部分照例走外链!

喜欢的朋友们可以到原文去给大大点kudos和留言哦!





1

整个小镇都因为圣诞节的准备工作忙碌了起来,当海尔森开着车慢慢驶回家,一路上都被洋溢着节日气息的饰品和各式各样的彩灯环绕。他加班了很久,累得不行,急需一个在家的安静夜晚来给自己充能。到目前为止,他都没仔细想过圣诞礼物的事,但本来也没什么好布置的。事实上,他也只有一份礼物要送。

叹了口气,他抬起手抹了把脸,重新将精神集中到面前的街道上,想着康纳是不是已经睡了,还是做好了晚餐等着他。

他儿子在一年多之前重新和他住在了一起,尽管一开始两人处得不算太好,现在海尔森已经挺喜欢有他在身边了......康纳在十八岁的时候就搬了出去,在一家动物收容所工作,为全国各地的拯救动物行动四处奔波,把所有的积蓄都用在这些志愿活动以及他从收容所里抱回来养在自己公寓的一只狗上。但就在去年夏天,这只狗生病了。康纳花钱带他去做了手术,一开始的时候他看起来好像真的能撑过去。然而,有一天晚上,海尔森的门铃响了。门外站着这个大男孩,背着他的行李包,全身上下被混合了泪水的暴雨浸得湿透。他亲爱的狗狗去世了,他也因为把所有钱都花在兽医身上而债台高筑。这就是这位年轻人是怎么又搬回来同他父亲同住的全部故事。

 

他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康纳不需要付房租,然后自己把债还清——他不让海尔森帮他还清——同时继续他在动物收容所的工作。一份难以养活自己,但他热爱的工作。海尔森房子的阁楼翻新后成了年轻人的新家,一个被地图,植物标本和书籍填满的,舒适的小天地。

作为回报,康纳帮着家里上下的家务,晚上还经常做饭给父亲吃。有时,要是他心情好,还会帮父亲按摩一番。

 

在一开始的几个月他们还是经常吵架,但现如今家里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海尔森每晚上都实实在在地期待着回家踏入门的那一瞬间。

最初的时候他还想自己会不会永远没法停止自己对已经成人了的,固执的儿子生气,但奇怪的是,事情的发展恰恰相反。他原本就很欣赏康纳认定目标后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的坚定,还有他履行自己价值观,言出必行的决心。但在一天夏日的清晨,海尔森无意地瞥了一眼他正在房子外边乱转找着什么,上半身赤裸,天真地舔着一根冰棍的儿子。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海尔森在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哦天啊,他实在难以接受——他已经没法像一个父亲那样看着他的儿子了。他爱上他了。

 

当他在十二月的寒风中把家门推开,一阵美妙的食物香味围绕了他,让他意识到自己是有多饥肠辘辘。

想着另一人是否还醒着,他走向厨房,发现康纳就坐在那儿玩着手机。年轻人抬起头看到父亲的一瞬间就微笑了起来,收起手机后开口:“嗨。我正想着要打电话给你问你还回不回家呢。我还以为你今天会早点下班的!”站起身走向冰箱,他拿了一瓶海尔森最喜欢的白葡萄酒倒了两杯。“对了,我做了烤宽面条,热一热就好了。”

海尔森看着他,有些迷惑地看着酒。往常可没这么隆重。

“有什么事吗?你今天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救援?”把自己的外套搭在餐桌椅的椅背上,他坐下来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做了个鬼脸,康纳把杯子放在海尔森面前,认认真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其实,不是......今天是你的生日,还记得吗?”

“啊。”摇了摇头,海尔森挤出一个疲惫的微笑。他怎么能忘了,这就解释了今天他没能接到的几个电话,还有几个他忽视了的,来自不重要的人物的短信。他叹了口气,拿过一个酒杯让康纳倒满。“是的......确实。我猜也是。我确实需要来一杯。”

 

一杯变成了两杯,然后两杯又跟着四杯,威士忌接着红酒,最终让两人都瘫倒在沙发上,进行着着大概是他们之间最轻松的一次对话。

“......然后这就是佩妮怎么找到她的家的。其实我心里还有点高兴他们没把秋带走。他还是我最喜欢的,虽然他大得要命!比我们那里现在有的的粗毛牧羊犬都要大得多呢。”康纳微笑着讲完了他的又一个收容所故事。

海尔森能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醉了,酒精让他整个人变得暖融融的,视线的边缘也模糊起来。他已经脱掉了自己的马甲,但尽管现在只穿着衬衫,他还是觉得热。年轻人的脸也变得通红,双眼在客厅昏暗的光线下闪烁着光。就在此刻,海尔森觉得这个大男孩没法更迷人了,谈论着他钟爱的事物,如此孜孜不倦地辐射着吸引力与热情。

在他能意识到之前,海尔森倾身向前,一只手抚上了康纳的脖颈,接着吻上了他唇。他能感受到男孩的震惊,在那一秒几乎就像要回应他,分开了自己的双唇来迎接他父亲的。但是,又在下一瞬间,他把海尔森推开了。

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海尔森退了回去,当他看到康纳震惊的表情时用一只手盖住了自己的脸。他一瞬间酒醒了。

“该死。我......我道歉,康纳。对不起,我只是......”深呼吸一下,他不得不用上了全身力量来压抑正在他胸膛内搅起的漩涡。“刚刚你看起来就像你母亲,然后我就......我喝得太多了。你让我想起了她,原谅我。我不是有意......”

这是海尔森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借口,因为真相毫无疑问会让他离开自己。当然他会离开了,海尔森苦涩地想,站起身时摇了摇头,“我还是先休息吧。谢谢你做的饭,还有......对不起。”

 

接下来的几天都在一种异常紧张的氛围中度过,这样的气氛给海尔森的心情染上了一份持续不断的苦涩。也许康纳不相信他,最终发现了这个吻背后的可怕事实......年轻人不再像之前那样无忧无虑了,尽管他还在继续为他的父亲准备晚餐,当海尔森回到家时他不再围着他,而是把自己锁在自己楼上的房间里。日复一日,而圣诞节就快到了。

一天晚上,当海尔森比往常还晚回到家,正在停车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女孩正同康纳手牵手走出门,她正在同他道别,两人欢声笑语。年长的男人想着他何时见到康纳这么开心过。

当那个姑娘踮起脚要一个吻的时候,海尔森收紧了下巴,意识到自己不得不放康纳走了,并且这也是他应该做的。他现在对康纳抱有的情感已经没一样是正当的,或是被允许的了。

 

圣诞节的前一个周末海尔森呆在了家里,如同往常一样心情低落,糟糕无比。他短暂地幻想过破坏自己儿子和那个姑娘的关系,之前康纳提到过是在收容所的同事,但最终他忍住了,深知这想法是多么幼稚,卑鄙。

周六中午时他坐在厨房里,喝着他的第二杯咖啡,手里拿着报纸,几乎没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头条上。康纳和他还没讨论过圣诞节的事,现在海尔森都不确定他们还会不会一起过节。也许,他苦涩地想,年轻人会更想跟自己的女朋友一起过,也许他很快就会搬出去了。

“父亲?”

海尔森抬起头,带着疑问朝他扬了扬眉。

康纳在他面前坐下时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他双臂环抱在胸前,移开了视线。“你知道的,关于妈......”

“是的?”海尔森惊讶于他竟然开始谈论这件事。很多时候这个年轻人都不太愿意提起关于他母亲的一切。

“她去世的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年轻人重新看向他的父亲。

“是,我们分开了。”

“你那时候还爱着她吗?”

不爱了。这才是事实,但海尔森能猜到这对话会走向哪里,尽管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康纳还要提起。“是的,当然。我还爱着她,哪怕是现在。我们不是因为不爱了才分开的,是因为......原因太复杂了,你明白吗?”后半部分是真的,尽管他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再以浪漫的方式爱着她,他也永远会在乎她,还有他们共处过的珍贵时光——还有他俩一起带到世上的这个孩子。

“她那时候已经不再爱你了,你知道吗?”

海尔森勉勉强强地微笑一下。“我知道。有时候人们确实没法像你爱他们那样回应你。所以呢?”

“你真的那么想念她吗?这就是你让我留下的原因吗?因为你能从我身上看到她?”康纳的话语听起来残忍极了,海尔森都有些惊讶于他的语气了。

“或许吧。”他答道,心里知道这不是真的。但如果康纳是想要通过让他承认自己吻他的原因比想起吉欧更多,那他就错了。他的醉语绝不可能用清醒的话再重复一次。

“那或许我就该搬出去了。我不是她。”

一口气梗在喉中,海尔森努力着不要让这想法多么让他痛苦表露出来。“是啊,或许你该。”

“好啊,那我就搬出去!如果你在乎她多过在乎我,那我就没必要留下了,对吧?因为她已经走了而且她不爱你,但我......我还活着!”

“行,那就走吧。我从你搬进来第一天就厌烦了你的存在了。”

愤怒地站了起来,年轻人把外套一套就冲向门口。在门边他停了下来,冲着他大吼:“我今晚就睡在我女朋友家,然后明天我就来把行李拿走!我明天就去跟她住!”

咬紧牙关,海尔森挤出一个嘲讽的笑。“随你的便。”

他们凝视着彼此好一会儿,康纳看起来就好像还有话要说,但他拉开门转身离去。

海尔森咒骂了一句,难以克制地把手里的马克杯砸到了厨房的对面。杯子碎了,碎片和剩咖啡洒了一地。

真棒,对于当前情境真是太有帮助了。年长的男人自嘲起来,手盖着脸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收拾这一团乱麻。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都被想要打电话给对方然后道歉的欲望困扰着,不知怎么还盼望着康纳能回心转意,他俩还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如常地生活下去。

当天色见黑,海尔森又把威士忌拿了出来,明白等到了明天他就得恢复一个人生活的常态了。他的阁楼又会变成一个灰尘满布的储物室,而康纳将会一去不复返,和一个海尔森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姑娘共建家庭,共度余生。或许这样才好,他一边为自己倒酒一边这么想。不然还能怎样呢?以他再次强迫自己儿子来结束吗?

摇了摇头,他做了一杯加冰的双份苏格兰威士忌。对自己私欲的失望,对康纳的离开带来的痛苦使他喝干了酒瓶,倒在沙发上睡着了,醉得根本没法去管酒醒后的后果。反正康纳短时间也不会回来,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哪儿。他的脖子因为躺在沙发上酸痛无比,站起身来时克制不住地痛呼了一声。他还能感觉到自己还醉着,头晕脑胀地想着究竟是什么叫醒了自己。

但就在下一秒,他抬起眼来,就明白了原因。在黑暗中一道倩影亭亭而立,身着白色的长裙,如瀑黑丝柔顺地垂下,美丽的古铜色皮肤在月色下泛着幽光......

第一章完

第二章

评论 ( 25 )
热度 ( 58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