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授翻】酒后吐真言 2 海尔森/康纳 现代AU

我从来没有更得这么快过......我的手真的酸了......全是拜群里的朋友们所赐......

总之,完结了!!h的部分照例外链哦

1 酒后吐真言

2  圣诞礼物

等到海尔森第二天醒来,他的身上盖了一张毯子,脖子底下还塞了个枕头。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因为宿醉心烦意乱。昨夜那个诡异的春梦短暂地掠过他的脑海,但这个梦本身再次让他想起了自己同康纳的争吵。

显然那个年轻人已经回来过了,来收拾他的行李,海尔森讶于对方居然还乐意照顾他这么一下。也许这就是圣诞精神吧,这么嘲讽地想着他站起了身。他的背疼得要命,头也一样。他呻吟了一下走向浴室,洗了澡后服一片止疼片,免得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都得与头疼做抗争。

当他走下楼走进厨房时,康纳就站在那,正忙着做早餐。尽管室内气温颇低,他还是只穿着一条短裤,对于自己的身材多么美好毫无自知,也丝毫没有意识到那条短裤是怎么包裹着他的臀部,分毫不差地把自己那处诱人的曲线展露了出来。

海尔森心里无助地呻吟了。这一定是在逗我吧。

“早上好。”康纳欢快地跟他的父亲道了早安,而对方只能挤出一声鼻音作为回应。

“你是来收拾你的东西的?”过了一会儿年长的人开口,视线到处游移,就是不肯落在那个男孩身上。

“不全是。我想自己还得多待几天。”

带着些许疑惑,海尔森在流理台旁坐了下来,努力地无视着这个到处乱走的半裸大男孩。“随你吧。”他喃喃道,尽力掩藏着自己的迷茫以及对这一变化无比高兴的事实。康纳不知为何突然愿意留下来了,还这样表现......当然了,海尔森心不在焉地想着,一个男孩本来就不应该害怕在自己父亲的身边放松,不应该怀疑自己到底父亲对他们有任何不道德的想法......再次摇了摇头,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后灌了下去,与此同时允许自己偷偷瞥一眼男孩的翘臀。

康纳转过身来,伸了个懒腰,正好让海尔森好好地欣赏了一番这年轻人有力的肌肉是怎么收缩舒展的。有点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年长的男人不得不把视线移开,但他的脑袋里还是一刻不停地重播着康纳沉浸在思绪里时无意识抚过自己胸膛的动作,还用手指勾着自己内裤边缘调整位置,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儿还有其他人。

“跟你说,我昨晚过得特别好。你如何?”当他收回手时康纳问道,对着父亲开心地微笑着。

“很好,玩得很开心。”海尔森嘲讽地说,努力着把康纳将手指盖在自己裤子上的图像从脑海里清除。

“我上到二垒了,如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的话。”康纳说完后还朝他眨了眨眼,身子前倾靠在流理台上,饱满的胸膛就这么压在桌上,露在他父亲的面前。

再次把视线转开,海尔森咬紧了牙关。“我不在乎。我不明白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当你同那个特别的人亲热的时候?”

“不。我不觉得我想要听你说这些,康纳。”

“还有原本你不是很确定,但是当你,你知道的,就那什么的时候,你突然就明白‘就是这个了’?这就是我想要与之共度的那个人?想要亲近,靠近的那个人?那个仅仅是轻吟都能让你疯狂的人?”

轻轻地摇了摇头,海尔森几乎都要期望康纳没回来过了。至少不要这么细致地跟他描述他跟他女朋友做爱是多么激情四射。

“但是现在,我总算知道那个人也喜欢我了。情况一直挺复杂的,你知道吗?一开始我以为我不喜欢那个人,后来我又以为那个人喜欢我只是因为对方看着我能想起曾经的某个人,但是后来,那个人又说,嗯,‘这么地想上’我......”

海尔森的头猛地抬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儿子。

“哦!我的烙饼!我差点忘了。”再次转回了身,康纳关上了火,拿出碟子来盛他刚做的烙饼。口里轻哼着小调,年轻人往两个碟子上倒了些枫叶糖浆,但在他能够继续准备早餐前,他的手腕被紧紧地攥住了。

“嗷!怎么——”

“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玩什么游戏吗?”

海尔森脸色苍白,声音里满是愤怒。尽管心里还有些疑惑,但毫无疑问,昨晚戴着假发穿上裙子的就是康纳。

“不是的!我......”

放开这个年轻人,海尔森气到极致,冷笑一声:“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怎么敢——!”

但在他还能说其他什么之前,年轻人就绕过了流理台将他拉入一个拥抱中。

海尔森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了,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弧了一会儿后轻轻地把另一个人推开。康纳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看着他。

“我能解释。”

他牵着父亲的手把他拉到客厅的沙发旁,催促着他坐下,自己坐到了他旁边,手一直紧紧地拉着海尔森的,让他心烦意乱不已。

“当你吻我的时候......”康纳说道,海尔森无意识地咬紧了牙关。“我很......困惑。接下来的几天,我......我非常生气,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你吻了我,然后,你是我父亲,你不应该,好吧,不应该那样吻我。”

正当海尔森想要打断他,把自己吻他的理由再说一遍的时候,康纳让他闭上了嘴。“不,我的意思是,我......我甚至还和收容所里一个我知道她喜欢我的女孩出去约会了。我也喜欢她,是个很好的人。”然后年轻人再次无视了他父亲的打断,“但你知道,当我们接吻的时候,我......我明白自己什么也没感觉到。我甚至......不喜欢这个吻。是的,我喜欢她,就像我喜欢任何一个人一样,不是那样的喜欢。”他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父亲,露出一个歪歪扭扭的微笑,“然后我就明白了自己生气的原因。我气你吻我只是因为我让你想起了妈妈,而不是因为我是我自己。这就是我昨天想要和你说的,不知怎么的......我想要听你亲口说你已经放下她了,我不是她的某种替代品。我想要你喜欢我本身,而不是我所代表的什么。在那一瞬间,我真的想要搬走了,你知道吗?你说的话让我难受极了。但是......我冷静下来想了想。想了一下自己还有我喜欢你的方式。晚上我跟那个姑娘结束了关系,回来想跟你再次好好谈一谈。当我发现你醉倒在沙发上时,我......我不是故意要这么残忍,我就是觉得......你要是看见了她,会让她最后再吻你一次。我只是想要一个吻,我发誓。或许只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觉得,或者......然后......好吧,我有点过分着迷了。”他的脸红了起来,海尔森本想打断他,但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康纳再次抬起头看向他,捏了捏他的手。“不过我很高兴你最后还是酒后吐真言了,这下什么都说清了。现在我知道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你。今早上这样调戏你我也很抱歉,但是.....我就是想试一试。”

听的人完全哑口无言了。年轻人不知怎么笑了起来,犹犹豫豫地倾过身来,将自己的双唇贴在他父亲的上面,而被吻的人也柔和地回应了。海尔森想大概这才算他们的第一个吻,是他们彼此心意相通,互相渴望,清醒地,真正吻着彼此的第一个吻。

就在他们的吻变得越来越饥渴时,康纳再次后退了,双唇湿润满脸通红。

“哦!我的烙饼要冷了!”

看着年轻人飞奔回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海尔森待在原地滞留了一会儿,整个人还因为这过快的发展回不过神。

平安夜要到了,和康纳出去好好享受了一顿后,海尔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他们初吻之后好几天都有点奇怪,尽管他们吻得更多了,他还是不太敢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进展。然而他的大男孩倒是比平时更高兴了,这是他乐意看到的。有时康纳会各种找借口留在父亲的身边,而年长者也刻意假装着自己有在工作,欣赏年轻人的一举一动。他现在仍旧为自己能够想什么时候把对方拉进来一个吻或者亲热一番就能而感到惊讶。

距离海尔森上次这样喜欢另一个人已经是许多年之前了,更不要说能随心所欲地让这份感情引领着自己。

现在已经很晚了,接近午夜,就在他准备关灯睡觉时,海尔森的门被敲响了。有些困倦地抬起了头,他咕哝道:“进来。”

门缓缓地打开了,走进来一个浑身赤裸的康纳,只在胸膛上绑着红色的蝴蝶结。“圣诞快乐,康纳。”

评论 ( 17 )
热度 ( 51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