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鹰巢 康纳/海尔森 ABO 3

大家好,我又来认认真真搞笑了
第一人称,mpreg提及,ooc预警。依旧是外链......

3

康纳回来了,不早不晚,如约而至,正好一个月。
我看着天鹰号收帆驶入峡湾,随后一匹快马疾驰自码头疾驰而上,不一会儿年轻刺客的身影就伴随着砸在地上暴雨般的马蹄声来到了庄园之前。我在庄园的二楼,看着他松了缰绳就飞奔到树屋下,来不及喘气就往上爬。
等待康纳的自然是一件空屋。他走出来,攀到树屋屋顶上,慢慢地蜷了起来,双手抱着自己。他在鹰眼里成了蓝色的一小团。而我在屋里,注意着自己的站位,不让他看出房屋里的一点端倪。
我留下来当然不是为了伤他的心。但一念及我这个月里经历的种种——就让那小混蛋等着吧。这是他应得的。

一开始,我犹豫了一会儿该是用楼下的房间还是楼上的,但这样的犹豫很快在Alpha的气息散入我体内后烟消云散了——康纳的房间里有些各式各样的,从部族里来,或是打猎途中的纪念品,十足的原住民猎人风范。而他本人闻起来就是这些事物的,充满生机的总和。
无论我怎样不想承认,他的气息确确实实能安抚我。之前在树屋上,哪怕是夜里北风大作的时候,我也能睡个好觉。现在,离开了年轻人体温的炙烤,凭借着他被褥上那点若有似无的气息,旧伤与噩梦的折磨虽然回来了,但也不再那样频繁,我总算能勉勉强强地睡到天亮。
总而言之,我不得不自力更生,适应这种过分闲适的农家生活。厨房里屯了不少能长时间存放的干粮,还有两罐茶叶,勉强算是能够维持。
至于生火做饭……嗯……至少我尝试过了。
就在我尝试开伙的那天下午,拜访的人就来了。当我听到敲门声时自二楼书房往窗外瞟了一眼,见到是一个戴着罗马领的男人,或许是那间小礼拜堂的神父,便并不在意——或许只是来找这片地的地主(是的,多么令人惊讶,阿基里斯·达文波特还真有一份对此地所有权的合法证明,现在理所当然地传到了此人最得意的学徒手中)来商讨事务,没人应门后估计就会离开。然而,那敲门声依旧孜孜不倦,彬彬有礼,似乎没有一点着急的迹象。
“您好,肯威先生。”那个神父开口是软化了不少的英国口音,眉眼慈祥,一副神职人员的派头。“我是这儿教堂的神父,提摩西。”
我挑了挑眉。“下午好,提摩西神父。有什么我能帮到您的?”
“啊,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路过的人说康纳的屋子里失火了——我们一开始以为是天干,马厩里的柴草自燃了起来,后面来的人又说烟已经停了。我知道康纳出海去了,就想到可能您还就在这儿——就来看看究竟有没有事,需不需要帮忙。”
确实是柴草着火了,只不过不是马厩的。“您费心了,这儿没什么事。”
“那就好。”提摩西神父和善地笑了,点点头。“总之,小镇上的人都欢迎你,肯威先生!我们相当热情好客,更不要说您是康纳的家人了。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只要开口,我们一定帮。”
他的话使得我不由得眯了眯眼,多年来身居高位对我见微知著的能力的锻炼再次浮上心头。不动声色地,我同样报以礼貌的微笑:“康纳同您说了我的事?”
“啊,这个,康纳……他倒也没怎么说。”这个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尴尬得都快要到地底下去了。这么和善的一个神父是怎么一路传教到这种深山老林里的?“冒犯到您的话真的非常抱歉——只是传统来说,Omega与Alpha连结之后,就冠夫姓了。我也只是为了方便称呼……那,先生您是?”
我尽自己所能让自己的微笑不要显得太嘲讽。“奥克利。斯蒂文森·奥克利。”*
但这位好神父还是吓着了,又或者说闲话家常同样不是他的强项,磕磕巴巴地道了别之后就快步离开。
显然提摩西神父只是来打头阵的。接下来的几天,镇上的居民们纷踏而至,每个人都带了点东西来拜访。奇怪的是,我从没有一天将自己视作某人的配偶,更没有受过与此相配的教育,直到十四岁之前我接受过的任何教导都与精英阶层的Alpha子弟没什么两样。哪怕是分化了也没有改变,雷金纳德只是请了一位圣殿骑士的夫人,教授我如何压抑自己的情热,怎样掩盖自己的气息,以及在什么时候将之放出。可以说,世上知道我真实第二性别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但仍旧,当这些人来拜访他们以为的,“康纳的配偶”时,我竟然下意识地适应到这个身份里去,并且友善地将他们邀请进门,甚至——天啊光是写下这些字就让我感到不可思议——闲话家常。
几乎是我身体里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尖叫着抗拒。就这样吗?放弃了你经历了背叛,遗弃,谎言之后还在坚持的一切?活在毁掉你此生成果的人的屋檐下?
我用练剑时的砍劈与穿刺将这些质问通通打散。这就是代价。这就是我活下来的代价——平平无奇,粗糙无趣的生活。
但我没想到要付出的代价还有更多。
自打我重拾了练剑的习惯后,每天清晨我都在地下室,对着那个假人练上几个小时。(上面挂着一套刺客袍显然对我的剑术精进大有助益)然而就在昨天早上,我一下拧转刺剑后,突然腹痛难忍。

莱尔医生面色复杂地看着我。戴安娜端着水盆进进出出了两三轮,求知欲已经明显要让这位女士不能维持她的专业性了。
对此间气氛实在忍无可忍,我终于开口:“莱尔医生,我总不会是得了什么比肺痨还严重的病吧?”
他摇了摇头,眼睛在眼镜后面转了两圈,最终还是看向了他的病人:“确实是我打医学院以来见过的最棘手的毛病——但是不,远远不如肺痨严重。”
“那就不是性命攸关的了?”
“我恐怕,是性命攸关的事,奥克利先生。”
我的右眼角跳了跳,右手心沁出了冷汗。“是旧伤复发了?”
“并不。”莱尔医生再次摇了摇头,“我就直说了——这是您的身体在为生育做准备。男性Omega的子宫是在连结之后才开始发育的。他们的骨盆会变宽,来容纳他们重新发育的子宫。大多数男性Omega——基本上是所有的Omega!在他们相当年轻的时候就结合了,最多是感到下腹酸胀而已。您早年间没有结合的经历吗?任何的?”
我的下腹又一阵绞痛。“……恐怕没有。”
“然后您还在那里有很严重的旧伤?”
“……是的。”
“上帝啊!难不成您是五十岁才分化的吗!世界上任何一个Omega都不会这么对待自己!”莱尔医生已经气得吹鼻子瞪眼了。“至少告诉我您知道怎么度过发情期!”
“发情期?我还以为我已经——”已经过了这个年龄的下半句话还没开口就不得不吞了回去,我脸色苍白地咽下再一次的痛呼。“是的,我知道。但我不确定我还能……”
“年轻Omega们比较容易度过这段时间就是因为他们的Alpha……常常……帮他们按摩……新长出来的肌肉。而且本来这也是发情期就要到的预兆。”莱尔医生的脸上仿佛写着四个大字:“我很专业”。或者说他尽力这么做。“找一些康纳的衣服,睡前摆在枕头边,会好受很多。别难为情,这是结合后Omega都会有的筑巢现象,不这么做的话反而容易恶心,头晕,噩梦——您可能还会伴有旧伤复发。”
好极了。前几天我一直经受着这些,现在总算找到原因了!我想要像个好病人一样向医生道谢,但也只能点点头。我已经开始感到发情期带来的晕眩了。
“啊,对了,还有这个。”莱尔医生马上站了起来,在自己的药箱边鼓捣了一阵后,将一根中等粗细的长木棍放在我的面前。“我消过毒了,你可以用。总比厨房里的擀面杖卫生,”
我瞪着它。“这是什么?”
“这还能是什么?”莱尔医生一声嗤笑,“难道康纳把半死不活的你捡回来的时候还细心到帮你带一套工具吗?”

 

*在遗弃里提到的,海尔森母亲特莎肯威娘家的姓,斯蒂文森-奥克利。这里就化用成海尔森的假名啦

评论 ( 26 )
热度 ( 42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