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授翻】心如磐石 海尔森/康纳 wolfboy!Connor AU 2

第二更!其实原本因为原文的2是短了点,打算跟3合到一起,但是意外地发现翻出来之后也有3k.....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会是一周更一次这样!

这章太美太可爱了,唉......我翻不出十分之一!!!强烈向大家推荐原文!





II.


这个狼孩英文学得很快,在海尔森吩咐约翰逊教他写字后,同样进展神速。显然人们对原住民的成见,认为他们全都是未经开化,愚蠢低下的种族这一观点错得彻彻底底。他们一向如此。

更重要的是,康纳不再招惹外界的注意,也不常惹恼管家,并且再也没把更多的卫兵领回家。倒不是说康纳就从没出去过——海尔森曾见过他在夜幕初临时就攀着房檐离开,早上还能听到管家时不时抱怨康纳的衣服的状态。但这个男孩的匿踪潜行越来越熟练,而这正和海尔森的意。毕竟经验是最好的老师。

查尔斯曾经质疑过海尔森在家里留下一只狼孩的决定。“他们是未经驯化的物种。”在一次酒馆里的简报后,当他俩并肩漫步过黑暗的街道去向海尔森家时查尔斯说,“你听到约翰逊说的了。他们的文化,他们的观念——与我们完全不同。他们是异种。”

“难道狗不是驯服了的狼吗?”海尔森揶揄道。

查尔斯皱起了眉——他对那些小小的,无用的犬类的喜爱不幸地,且早已被广而告之了,自打希基发现后就不停地拿这点逗他玩。“不,先生。请您原谅,先生,但狗跟狼差远了。那男孩总有天会反过来咬你的。”

“而你认为我对付不了一个原住民男孩?”

“我只是好奇,先生,”查尔斯最终低下了眼,回复道,“为什么您要在他身上费心思,明明已经有约翰逊跟原住民取得一些联系了。”

“因为,”海尔森开口,又顿了顿,最后叹了口气,“那天在看台上,再给他几分钟,他能够取了那个人的性命。尽管他饥肠辘辘,伤痕累累,还身形瘦小。我欣赏才华,查尔斯。狗可以成为士兵。但若要训练一名刺客,我需要一匹狼。”

回去的路上查尔斯一直沉默着,等他们回到书房后,海尔森给了他在波士顿的监视行动上的更进一步说明,那些希基和其他人不需要知道的细节。正当他俩谈及地方兵营中寻找潜在的盟友时,他的话被门外一阵轻柔的,几乎不可察的细微响动打断了。若不是海尔森已经事先预料到,他也不会注意。

康纳偷偷摸摸地看向里面,耳朵好奇地竖起来,当海尔森朝他挑了挑眉时飞快地跑走了。“你真的要让他在房子里乱跑吗?”查尔斯心有余悸地问,把手从腰间的剑上撤下来。

“他能造成什么伤害?”

“您刚才还提到了他的......天赋,先生。”查尔斯礼貌地回答了,而海尔森不得不克制自己胸膛中突然涌现出的,一阵不合理的恼怒。他有意将查尔斯提拔成更高一级的指挥官,这也就意味着这人得有傲骨,有主见,但有些时候——

“康纳,过来。”在他轻快的一声令下后过不多久,康纳就慢腾腾地挪回了视线中。他的眼睛里没有恐惧,只有单纯的好奇,还有些谨慎——都是对着查尔斯的,海尔森有些好笑地想,看着这男孩的尾巴在身后扫来扫去,又高高地翘起。“过来,孩子。”

康纳脚步轻柔地走进来,穿着整洁得体,像个书童——这也是管家喜爱他的原因之一。他被哄劝着往领子里套了一条围巾,靴子也在一场艰难的战役后套到了脚上。但总而言之,海尔森审视了一番后想道,他现在看起来比那些他曾在纽约,甚至在是伦敦见过的,所谓的人类小崽子好多了。

“向客人打招呼,康纳。”

康纳烦躁地动了动,随后嗫嚅道:“晚上好。”

要在查尔斯脸上不爽一闪而过的时候保持无动于衷着实耗费了他一番力气。康纳已经跟约翰逊很友好了,就算是希基跟其他人他也能忍受,但他对于查尔斯他还是公开地表示厌恶。

“我相信你打扰我们必然有原因吧?”

“不是打扰。”康纳马上纠正了,“听。”

“那就是在偷听我们谈话了?”

康纳的表情空白了一小会儿,但在海尔森持续的注视下,他还是收起了他天真无辜的表演,用自己的语言咕哝了两句。但最后,他只是耸了耸肩,明显是不打算再多说一个字了。而这只会让查尔斯对于海尔森收留康纳是个错误决定的认知更加牢固。

让查尔斯退下后,海尔森等着,侧耳倾听,直到管家领着查尔斯离开之后才转回身看了康纳一眼,小狼的尾巴正不耐烦地前后甩着。“孩子,介意告诉我你对查尔斯有什么意见吗?”

“你是个石人,”康纳开口,用上了约翰逊提过的原住民词汇中指代非狼人的词,“没有族群,但你有个不是族群的族群,如果你有族群,那就要有个好的族群。”

又来了,这男孩拗口的、神秘的、难以理解的话语。海尔森得跟约翰逊提一下,或许某些关于词汇上的翻译在他们的英文课上被遗漏了。“查尔斯忠诚于我,也忠诚于我的事业,这就够了。”

“不是好族人。”康纳固执地咕哝着。

“因为他是华盛顿手下的一员?那些破坏了你的族群的人?”

“破族者。他在那。没有......”康纳挣扎着组织语言好一会,最后开口,“没有荣誉。”

“这些胡话都是谁教你的?”海尔森再次嘲讽地问起来,但这个男孩瑟缩了一下,眨着他的大眼睛,就好像受伤了一样。海尔森暗自惊奇于自己心里突然涌现出的一阵懊悔,好似说话不应当这样讲尖锐似的。“哦,过来这儿。”他走向那个男孩,把他抱了起来,回忆中关于父亲的片段模糊地闪过。

这个孩子又瘦又轻,对于这样的姿势来说又高了一点,但能看到康纳一瞬间脸上震惊的表情也值得了。他的耳朵塌了下去,然后,就在海尔森以为康纳会逃走的时候,那双细长的手臂小心翼翼地环住了他,毛绒绒的狼尾巴摇了起来。

啊,看看这个。

“所以,你也是我族群的一部分喽?”海尔森轻轻地问,当康纳尝试着把自己靠着他,下巴搭在海尔森肩膀上时,他轻轻地顺着小狼的背,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地柔和,像天鹅绒。

“石人没有族群。”康纳嗫嚅道。

“我就有一个。”

“是吧。”康纳不确定地回答,“你像族父。”

他语气中淡淡的异族成分几乎让海尔森想要嗤笑,但他还是让这阵冲动过去了。“那你呢?”

这一次,康纳沉默得更久了。“你是族父。”康纳再次重复了,紧了紧抱着海尔森的手,然后在他怀里扭动起来,海尔森不得不把他放下。这一次,他的尾巴最后晃了晃后安静地垂了下来,尽管康纳看起来还是有些烦躁,但总算冷静了些。不错。

2.0.

令拉顿哈给顿宽慰的是,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拥抱之后,肯威大师没有再尝试着把他抱起来。倒不是说他就害怕了——他就是不适应那种感觉,在一个石人的怀里保持平衡,让自己被族父的气味包围,这一切好像是对家的某种拙劣模仿。

那些噩梦渐渐变少了,但在圣月*升起的夜晚里总是最严重的。在某个特别糟糕的晚上,拉顿哈给顿只觉得自己孤零零地,被恐惧与沮丧包围着,等他稍微振作起来一点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想也没想地就静悄悄地走向了肯威大师的卧室。眨了眨眼,他在那扇紧闭着的门外犹豫了一回,然后悄悄地扭了扭门把手。它打开了——门没锁——拉顿哈给顿竖起耳朵,动动鼻子,偷偷地看向里边。

里头一阵轻柔的鼾声几乎要把他吓跑了,但拉顿哈给顿还是在门边犹豫了很久,最终挪了进去,悄悄地关上了门。当他做噩梦的时候,他总是去和他的生母睡,让她的气味和温暖来安抚他。他从没敢跟族父睡过,但现在,他孤身一人。“格拉泽小姐”不是族人,这在最初时拉顿哈给顿就清楚了,她一天只来两次,打扫卫生和做饭。等到了晚上,这儿只有他和肯威大师。

尽可能地保持安静,他摸向床铺,在那层厚厚的毯子卷里传出一阵声响后冻在了原地。还是从外面的街道上传来的?拉顿哈给顿不能肯定,最终还是慢慢地挪到了床尾。再一次地陷入茫然失措之中,拉顿哈给顿在那儿等着,尾巴时不时抖一下,看了很久。肯威大师仍旧没有翻身,但一声沙哑的质问突然响起,拉顿哈给顿一下尖叫起来。“什么事,康纳?”

“啊。”拉顿哈给顿说,因为被抓个现行尴尬地站在原地,接着,壮着胆子,他爬上了床。肯威大师转过身来看着他,睡意昏沉,明显地恼怒了,只是睡衣让他看起来毛蓬蓬的。拉顿哈给顿穿的睡衣太大了,袖子盖过了手腕,虽然舒服,但拉顿哈给顿还是奇怪:另外洗一套只在睡觉的时候穿的衣服有什么意义呢?

“哦,看在老天的份上,孩子,”在拉顿哈给顿靠近他,像他曾经蜷在生母怀中那样把脸颊靠在族父的胸膛里时,肯威大师咕哝起来,“你肯定已经过了夜惊的年纪了。”

“圣月夜。”拉顿哈给顿想要解释,尽管被推了推还是拒绝退后,“梦太深了。”

搭在他肩膀上的修长手指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肯威大师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吧。就这一次。”拉顿哈给顿发现自己融进了族父的臂弯里,温暖又安全,族父的气息围绕着他,轻柔的呼吸像是傍晚的暖风抚过面颊。他睡着了,梦回他的部落,一望无际的星空,还有世代生存的茫茫雪原。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2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