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心如磐石 授翻 wolfboy!Connor 海尔森/康纳 3

第三章!
抱歉咕咕了这么久,大家见谅!
顺带,赞美三青一万遍,文中万物之母原文All-Mother,我想了很久没想出来,感谢她!

III.
尽管他对查尔斯这么说了,海尔森本也没有教男孩用剑的想法,但正如他先前所说,这男孩天赋异禀得可怕——只是看着海尔森在花园里练剑就摸到了基础。康纳现在无论何时何地都跟在海尔森后边,绕着他不停打转,好像一只养得太大了的宠物——另一个惊喜。
他曾经尝试过禁止男孩这么做,还警告他要是在白天,公众场合跟上来就得戴项圈。但康纳只是耸了耸肩,在海尔森一番挣扎,从市场上买了一个简单的黑色皮质项圈拿给康纳之后,那男孩竟然直接戴上去了。
戴着项圈和狗牌,哪怕康纳就跟在他身后,街上鲜少有行人再看他第二眼。一场又一场的清洗下来,原住民奴隶变得常见了,尤其是在现在这样大肆扩展的城市严重缺乏劳动力的情况下。当康纳看到他们时什么也没说,但海尔森知道这孩子绝不是漠不关心。时不时有奴隶逃跑,或是斗狗场被精巧地破坏了的报告传到他耳里。
这只小崽子配上武器之后能有多致命是可想而知的。
“你的步法全都错了。”海尔森在一旁观察了康纳在庭院里操练了一番后说道。这小男孩长得很快,也变高了,才十五岁就有海尔森的肩膀高了,并且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
“都错了吗?”康纳问道,耳朵和尾巴微微垂了下来。
“你移动的方式像人类一样。”海尔森心不在焉地说,“你不能单纯地模仿我,孩子,动动你的脑子。你有你的优势——举例来说,尾巴。要动静自如,掌握平衡。”
在弓箭上康纳的表现好多了,更是证明了自己带上火器后能有多危险,而男孩对此的自豪几乎是溢于言表,面对不时巡逻经过的卫队们怀疑的眼神时也毫不收敛。
并且,更重要的是,查尔斯不再质疑他的决定。他阻止了一场针对海尔森的刺杀。那时正是光天化日之下,两人走在街上,那胆大妄为的刺客就混在他们身后——甚至几乎得手了,要不是康纳突然伸手从人群中抓住了一个跟在他们几步之后的陌生人。海尔森转过身来,差点要为此训诫这个男孩儿,突然发现此人手腕上藏在袖子底下,现在露出来了的护腕。
他手腕轻抖,将袖剑送进这个刺客的肋骨间,以好像在安抚这个陌生人的姿势把他的尸体安置在路旁的座椅上,随后扬长而去,期间一直牢牢地抓着康纳的手腕。康纳顺从地跟从了。一直等到回到家,海尔森才问:“你在他行动之前就找出来了。”
“他身上有死亡的气息。”康纳回答,哪怕目睹了一个人的死亡,他的眼神也毫不动摇,“我闻到死亡靠近了。”
“可不是嘛。”海尔森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有必要来一次内部清查了——他们近来太过骄傲自满了。那该死的达文波特!“做得好。”他揉了揉康纳的头发,挠挠小男孩的耳朵——而康纳呆呆地眨了眨眼,随即满脸通红地躲开了。
他之前没摸过康纳的耳朵吗?海尔森等着,但康纳什么别的也没说,他决定还是无视掉这点反应。“不过,你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
“错了?”
“是的,孩子。哪里错了?”
“可我抓住他了。”康纳困惑地说。
“但还是错了。如果不是一个原住民男孩抓住他手腕这件事让他震惊了,你的处境就大大不妙了。”海尔森向康纳展示了自己的袖剑,手腕震动将机械弹出。“你那样抓着他的手腕,要是他反手反击,轻易就能把你的手指削掉两根。”
“噢。”康纳眨了眨眼,好奇地观察着护腕上的机件弹簧。“所以说,要这样?”他把大拇指按在机件中心的一点上,卡住了弹簧。
“正是如此。”海尔森说,语气中对于康纳能这么快察觉到机关的欣慰毫不掩饰。有趣的是,康纳一听完之后就脸红了,迅速移开了视线,手像被烫到一样收了回去。
奇怪。这男孩依旧不愿意谈论更多......但海尔森对怎么教育小孩也没什么兴趣,更不要说是个狼孩了,说不定是青春期或者什么的吧。“要尽可能快地把这些人从人群里分辨出来。那些人还有很多,都想要我的命。”
这句话把康纳从之前羞涩的小男孩模样中一下拉了回来——他的眼睛又看了回来,眼神明亮又骄傲。“族父保护别人。”他说道,说完之后还咧嘴笑了一下。这小崽子,在海尔森对他挑了挑眉之后又正经起来,“我会找到他们的。”
3.0.
肯威大师可能没有期望拉顿哈给顿在他夜间突袭的时候去找那些袖子里有护腕的石人,但这也不违反规定。再者说,跟着他们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因为那些刺客都像幽灵一样,几乎难以追踪。
这花了他好几个月的时间。等到了他第十六个生日的时候,肯威大宅里为他举行了一连串奇奇怪怪的活动。拉顿哈给顿之前都没过过生日,然而格拉泽小姐还是死缠烂打地从他身上拷问出了他生日的时间,对着石人的日历和他们的月历比出了时间,还坚持给他做了一个精致的蛋糕。肯威大师也在那儿,还有他一大半的族群,然后又有个更大的蛋糕,还有食物,等到最后大家给了他各种礼物的时候拉顿哈给顿还是疑惑不解。
这倒是很新奇。
那个他不喜欢的石人,查尔斯,给了他一个华丽的腰带,可以很轻松地挂在他的腰上,上面还有很多缝好的小袋可以装东西。希基给了他一把好刀,约翰逊给了他一把看起来像是从另一个族群里买来的弓。丘奇和皮特凯恩不在。
最大的礼物是肯威大师给的——一副像他自己有的那样的护腕,完美地贴合在拉顿哈给顿的手腕上。手腕一抖便可使隐藏的刀刃自机括中滑出,像美洲豹伸出利爪一样迅疾流畅。而且,这华丽的,致命的武器是属于他的。哪怕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星期,他走在路上都时不时忍不住抬起手来看看。他们贴合着自己手腕的方式就好像他注定要使用这件利刃似的。
他很快从他的采石场里找到了目标:石人中的一个女孩,在树丛中穿梭自如,身影一路没入森林之中。拉顿哈给顿无声地追踪她,躲在视线范围之外,但不知何时她突然从他视线中消失了。咽不下这口气,他又折了回去,从树枝上跳下来到一块大石头附近检视,正是她刚刚消失的那个地方。正在这时,她从岩块的背后弹跳出来,袖剑弹出刺向他。
暗骂了一句弱化他感官的大雪,拉顿哈给顿虚退半步,堪堪躲开这一击——她的袖剑切下了他尾巴上的一小绺毛。他们在陡峭的岩石上打斗起来,刀刃之间不相上下:他更强壮,但她更快。缠斗了约莫一个小时,两人之间达成了某种无言的协议,拉顿哈给顿跳到树枝上,而那个石人站到了岩石更高的一处上。两人都气喘吁吁,身上带了不少深深浅浅的伤。
“你就是阿基里斯跟我说的那个圣殿骑士养的狼孩。”石人先开了口。从她稚气未脱的音色和鹰嘴帽底下露出的脸来看,她可能跟拉顿哈给顿差不多大。
“而你是个刺客。”
“为什么你跟踪我?”
拉顿哈给顿耸了耸肩。“你们的人想要杀族父。”
她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个圣殿骑士?海尔森·肯威?他可不是你的族父。你们的族人早就被屠杀,被当做奴隶买卖了,男孩,被赶出了你们自己的土地。他对你的血缘关系不比我强。”
“他救了我的命。”拉顿哈给顿平静地回答,眯了眯他的眼。这争论对他来说已经不陌生了——这些年来他听到了不少,甚至有时是从他亲手救出来的族人嘴里。“你们为什么要针对他?”
“他们那种人就是地球的蛀虫。”那个石人恶毒地说,“他们在大洋对面同真正的吸血鬼结盟,帮着他们在任何吸血鬼无法碰触的地方拓展他们的势力。他们可没存着任何帮助你的心思,更别说帮助人类了。他们就是浩劫。”
“什么是吸血鬼?”
那个石人瞪了他好一会儿,明显是震惊了,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等你对这世界认识得更多了再选边站吧,小男孩。”
“我的石人名字是康纳。”拉顿哈给顿有些不高兴地说,受够被这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石人高人一等地对待了。
“我叫......”她犹豫了会儿,最后飞快地说,“我叫艾芙琳。”
“你要来杀族父吗?”
“不。天啊,不是。我没那么厉害,我想。”她平板地说,“我就是来这儿帮阿基里斯处理其他事务的。我自己的导师还有其他命令。我正要离开纽约。”
“别回来了。”拉顿哈给顿告诉她。
“你管我啊。”她顶了回来,随后轻巧地翻过那块陡峭的岩石,跑远了。拉顿哈给顿瞪着她,差点就要拔出弓来射她一箭,但还是忍住了。他的手臂和肩膀都被她刺伤了,他知道现在自己正流着血的手没法在岩壁上那样继续跟着她了。
生着自己的气,他回到了家,原本想要走向肯威大师房间的他被快步走下楼的对方迎了上来。“上帝啊!”肯威大师惊叫起来。“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拉顿哈给顿嗫嚅道,但肯威大师没打算放过他,在给他清洗包扎伤口的时候一直追问不停。最终,拉顿哈给顿叹了口气,坦诚了。
“我不知道你在追踪刺客。”肯威大师皱着眉头说,“他们是危险的猎物,而你还没准备好。”
“我做得还行。”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被一个小女孩暗算了。”
“什么是吸血鬼?”拉顿哈给顿问肯威大师,被他的语气弄得有些不高兴了。但族父无视了他,只是沉默地用干净的水给他洗手。“先生。”
“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还有,上天眷佑的话,应该也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事了。”肯威大师言辞隐晦,说完后收拾了擦得血迹斑斑的毛巾和脏污了的水。“去休息吧。”
这回拉顿哈给顿是真的不高兴了。他再次发问:“什么是吸血鬼?”而这次,肯威大师转回身来,眯了眯眼看着他,万物之母在上啊,他差点就忘记族父是个多么危险的杀手了。这让他放松了警惕。
长长的手指一瞬间就掐上了拉顿哈给顿的喉咙,勾着他的项圈把他拉至身前,肯威大师开口了,语气平稳一如平常。“不许再问这个问题。明白吗?”
拉顿哈给顿几乎没听到他说什么——他耗尽了全身力气才没有跪在地上,露出自己的脖颈:他能闻到暴力,能感受到肯威大师强势的,支配性的存在,像是一剂毒药,像自骨髓深处响起的呼唤,拉扯着他被月光洁净过的灵魂。他沉默着,缓缓地眨了眨眼,直到肯威大师施在他项圈上的力放轻了些。
“康纳?”
“对不起。”拉顿哈给顿终于喘过气来了。肯威大师放开了他,但拉顿哈给顿越发靠近了,整个人把他抱住,下巴搁在族父的肩膀上蹭了蹭,向他臣服,嗅闻着他身上的气息。他还是比族父矮了一点,但这几年来他长壮了许多,可能也长高了。现在,他的身高正好。
“康纳。”肯威大师开口,语气稍微有些不稳,“你在干什么?”
“道歉。”
“噢,好吧,我想我还是第一次领会到这一动作的要点。”但仍旧,族父没有动,过了一会儿后把手放在拉顿哈给顿的后腰上。
拉顿哈给顿高兴了,抬起头舔了舔肯威大师的下巴,就像他从前对被自己惹怒了的狼人族父时会做的一样,而肯威大师僵住了,一瞬间因为震惊动弹不得,在拉顿哈给顿踮起脚来蹭他的脸颊的时候深呼吸,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紧接着,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低沉的,咬着牙说出的赌咒,拉顿哈给顿被抓着头发抬起头来——他不确定接下来发生的是什么,一个嘴对嘴的,肯威大师压着他,舔着他的牙齿,在他微微张开嘴的时候探入吮吸他口腔的动作。他一瞬间心跳如擂鼓,整个人发热脸上通红,克制不住地自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模模糊糊的呜咽,好像乞求,好像他是要——
肯威大师突然退了回去,他也喘着气,就好像刚从一场梦中惊醒一样。发现他俩之间好像散着一阵逐渐变浓的麝香,拉顿哈给顿喘着粗气时想到,而且他很喜欢。但在他想要靠回去的时候,抓着他头发的那只手把他拉了回去。
“那很不错。”拉顿哈给顿大着胆子说,得来的是一阵长长的,尴尬的沉默。他有点不安了。
回复他的是一声恼怒的低语。“我觉得你连这个叫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以问。”
“上帝啊,别问约翰逊。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个。永远不要。”肯威大师尖锐地说。
“你想的话。”拉顿哈给顿答道,更加疑惑了,而且他也不打算掩藏,“我只是说那很不错。”
“你——”肯威大师顿住了,但他的眼神中的情感依旧深沉难辨,然而那阵暴力和渴望很快都散去了,族父踱步退了回去,整了整他的衣服,“下次除非是我下令,不要和刺客接触。”他命令得斩钉截铁,毫无转圜余地。
“好吧。”拉顿哈给顿仍旧困惑着,但还是点点头。肯威大师最后长长地看了他一眼,回身上楼。
孤身一人,拉顿哈给顿自己耸了耸肩。有时他都忘了肯威大师是个石人了。他们总是这么奇怪。

评论 ( 17 )
热度 ( 54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