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Valerie 欢乐合唱团AU 四分卫Erik/合唱团台柱Charles 小甜饼一发完

原创
标题: Valerie
原作: X战警第一战
作者: stagnight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清水无差啦
注释: 剧情基本上都是改自欢乐合唱团这部剧的。
橄榄球队的队长兼四分卫Erik Lehnsherr一直是风云人物,直到Charles Xavier的转学,后者还是他一直看不惯的娘娘腔合唱团队长以及台柱子。
而Xavier在舞会上一曲Valerie显然极大改变了他对他的态度。
各种蠢萌,青春偶像剧画风注意。




Erik Lehnsherr不太喜欢Charles Xavier。好吧,是很不喜欢。

自打那个蓝眼睛的男生转学到他们高中之后,他完全地抢走了Erik所有风头。说真的,这年头的高中生是瞎了眼吗?他可是橄榄球队的四分卫,从前他在赢球之后只需要往观众席里看一眼,朝那个方向的小妞抛一个飞吻,然后不管是什么冰山美人都会羞红着脸在更衣间里等他。而现在呢?就连拉拉队队长Emma Frost都心甘情愿地跑去给Xavier的那个小合唱团当伴舞,被拒绝之后还是疯狂地看他们的每一场比赛或者是演出。伙计,你不在基诺莎高中,你可能不知道,但是那他妈的可是Emma Frost啊!居然被那么耻辱地拒绝了!(抱歉,Emma,你跳得很好但是我们需要唱歌在调子上的我们是个合唱团)

Erik觉得她挺有好嗓子的(至少在床上是这样),在她被拒绝地第一时间就安慰她,表示如果下次球队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乐意跟她聊聊。Emma的反应,绝对地,让Erik对Charles的怒火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得了吧,Erik。我真的没兴趣陪你留堂然后在教室里趁老师不在的时候玩什么撩裙子的小把戏,那太幼稚了。我还答应了Charles要去看他们排练舞会的曲目呢。这年头懂得像个男人一样唱歌的男生才抢手——你就承认自己在学校的地位一落千丈吧。”
去他妈的Xavier——那个娘炮合唱团到底有什么好的?
Erik这么想着,在赛场上又把一个人狠狠地撞倒。

当然了,结果又是大获全胜。有Erik当四分卫的球队永远都不会输。但这次Erik实在是累了,就没和球队的其他弟兄们偷偷去搞酒来喝。想到浑身臭汗回家被妈妈抓住不停念叨,他只好一个人在浴室洗澡。

好吧,接下来,就是Erik Lehnsherr这辈子都不愿承认的“怪癖”——当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总喜欢哼点小曲。他觉得自己超有音乐天赋。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开花洒,他唱了起来——去他妈的Emma Frost,Xavier那帮怪胎合唱团唱得比他烂多了!

而且,Xavier懂什么叫做像男人一样地唱歌吗?他的合唱团成天不是Katy Perry就是Miley Cyrus,还有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女歌手和一大堆的百老汇金曲。他相当确信他们唱过起码三遍Like A Virgin了。(至于他为什么那么清楚,那完全是出于打探敌情的需要!)

这么想着,他在水流冲到身体上的时候开始大吼起来。

This ain't a song for the broken-hearted!
这不是一首给伤心人的歌!
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
上帝不会庇护那些没有信仰的祈祷者!
I ain't gonna be just a face in the crowd!
我不希望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之一!
You're gonna hear my voice!
当我大声喊出来!
When I shout it out loud!
你将会听到我的心声!

Erik一边唱着,一边拍着水花给自己打拍子。他完全地嗨了,所以直到当他最后唱出那句It`s My Life的之后他也没发现公共浴室里有什么不对,那不能怪他。

“我都还没发现你有这个天赋呢,Erik。”

一个不太响亮但中气十足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

“我操!你谁——Xavier??”Erik吓得手里的肥皂都掉了,“你要干嘛,偷窥别人洗澡吗?”

Charles Xavier就站在他的隔间外面,两人之间只隔着白色的浴帘。Charles还是那副好好学生的样子,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到脑后,身上穿着过于的马甲衬衫,笑眯眯地看着他,蓝眼睛和红嘴唇都弯成一个愉悦的弧度。

他没费心否认,耸了耸肩:“Erik,这儿是学校的公共浴室,谁都能进来的。我也是男生啊。”

“得了吧,没有男生在这里聊天的。我们都是完事就走。”Erik瞪他,“Xavier,你完事儿了不?没别的事就走,我还要洗澡。”

“没呢。Erik,我的朋友,我确实有事要跟你说。”说到这个,Xavier走得更近了一点,看起来好像他要进到Erik的隔间里一样,“来合唱团吧。你唱得很好,我们正缺你这种摇滚的台风。你会成为我们团的秘密武器——每个合唱团都有撑场子的高音天后和吸引眼球的小辣椒,但不是谁都有你这种要人命的台风的。还有,我们同班,Erik,你可以叫我Charles,说不定什么时候我要跟你一个学习小组呢。”

Erik只觉得肉麻,他才不会被敌人招安呢。这都是Xavier的诡计,等他去了合唱团,他的队员就会嘲笑他,他在学校里的名声也会江河日下的。Xavier不会不知道橄榄球队对那群唱歌跳舞的合唱团成员的态度,Azazel和Janos给每个合唱团成员都泼过冰沙。Erik确信Xavier就是来整他的。他不再看Xavier,转而盯着空气中某个不存在的点:“不,Xavier,我没兴趣。”

“行吧。”Xavier说完这句后还盯着Erik的侧脸许久,就好像这能改变他的想法似的。但接下来Xavier干的事绝对超出了Erik对他的所有设想——

Xavier撩开了浴帘,看了Erik的裸体足够长的一眼之后就扬长而去。

“我靠Xavier你干嘛——”

“Erik,别再吃汉堡了!你的肚腩有一天会塞不进球服的!”

Erik咒骂着想要冲出去揍扁这个小个子,但是悲壮地摔倒了——他踩在了自己刚刚摔掉的肥皂上。

Azazel听说这件事之后狂笑了半个星期,并且在球队训练时拒绝给Erik传球,直到Erik威胁要把他扔进垃圾桶里才停下。

“说真的,伙计,你该去把那个小个子扔进垃圾桶。他的乐谱和那些马甲被搞脏的时候说不定会高唱一首Winner Takes It All呢。”Azazel在两罐啤酒后这么说。

“他唱不了那么高的。而且他这几天都请假了。”Erik闷闷地喝自己的酒。说真的要不是Azazel和Janos能不用身份证搞到酒,他才不在这呆,这帮蠢人。他也在想为什么Xavier不来上课,他觉得Xavier不是那种怕事的人。并且Erik也……没有那么想打他,他只跟自己承认,这是因为Xavier说他唱歌好听的原因。

“啥?他是怕被揍吗?你暴揍他的时候说不定可以飚那么高的音。”Azazel这么说完后又狂笑起来。

Erik已经懒得吐槽他的公鸭嗓笑起来多难听了。他用手肘碰了一下旁边的Janos:“让你去看他们排练,排得怎么样了?”

“呃,是,窝,窝看了——”

“哎呀闭嘴。上西班牙语课够烦了,不要再用那种口音跟我讲话。你就点头摇头行了。”

Janos连忙点点头。

Azazel已经喝到大舌头了:“Erik是问你排得怎么样,你就点点头?”

Janos开始磕磕巴巴:“我,可是,老大说——”

Erik放弃跟这两个蠢蛋交流。他直接把背包背到肩上站起身要走:“行了——别管那些有的没的了。Az,记得搞酒。”

Azazel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吧,老大。到时候我们就掺进舞会提供的饮料里——”

“闭嘴Azazel!他妈的我们还在学校里呢!小心被抓!”

Erik觉得这一天真是受够了。然而更让他崩溃的事还在后面——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妈妈和Xavier一起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

搞毛?Xavier又想偷看他洗澡啊?

“哦,我家Erik回来了。”他的妈妈,Edie对Xavier笑笑站起身,看向他的时候表情瞬间切换到了凛冬将至模式,“怎么又这么晚回来?”

“球,球队训练。”Erik提着背包带子站在家门口,飞快地蹬掉鞋子后走进厨房,“妈,我找不着可乐了!”

真是熟悉的模式,Edie翻了个和她儿子如出一辙的白眼,跟Xavier说了几句之后进到厨房,“又怎么了?别躲在厨房,出去招待客人啊。”

“Xavier干嘛要来我们家?”

“这有什么为什么的,Charles就住在隔壁,还有,你怎么不叫人Charles?我还以为你同你的同学关系都很好呢。”

“不是——邻居?!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总是出去鬼混,什么都不知道。人家都搬进来好几个月了。”

Erik手里握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汽水瓶子,他只感觉玻璃瓶的冰凉从手掌一直蔓延到他的内心。

他什么话都讲不出来了:“那……他今天来干什么的?”

“来我们家吃饭啊。”

哦操。

晚餐时Xavier的表现一如既往地好,风趣幽默,一副乖孩子好学生的样子,Erik觉得Edie快要被Xavier对她厨艺的称赞吹上天了,并且他相当确定,今晚他一睡着,Edie就会把他打包送人,然后抢劫Xavier回家做自己小孩。

老天。Erik只想离开,哪怕是去做作业也行。

终于,终于,终于,Edie在他们吃完之后收拾餐桌,然后让两个男孩子自己玩。Erik果断地扯着Xavier的领子进了自己房间。

“哦——Erik,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热情。”Charles任他动作,笑了起来,那可恶的英国口音居然也没有那么刺耳了。

“热情的是你,Xavier。”灯都没开,Erik把他按在门板上,就像他平时教训低年级学生一样。“说,你来我家做什么?”

小个子的男生语气里没什么波澜,但跟平时有些不一样:“我外祖父去世了,我妈妈要回那边差不多一个月,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有好几天没去上学,你没发现吗?”

Erik完全没料到是这样的答案。在黑暗中他看不清Xavier的脸,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算盯着那双蓝眼睛,也不会太想一拳揍上去了。好吧,不太想。Erik还是不能原谅Xavier嘲笑他的腹肌。

“哦……我还以为,你是怕我打你才不来上学。”

“得了吧,Erik,你没那么吓人。你人还是挺好的……我知道你没有去泼同学冰沙,也没有用油漆去喷别人的储物柜。”

“我负责揍人,然后把他们扔进垃圾桶。”

不知为何,他俩都因为这句话轻笑起来。然后Charles看着他:“所以等我去上学,你就要打我咯?”

“你不把我洗澡唱歌的事讲出去就不打你。”

“当然不会。谢谢你,Erik。”Xavier还是看着他,嘴角露出柔柔的笑意,“舞会上我有一首独唱。不要喝倒彩或者听到一半走开好吗?”

Erik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当做是答应了。从这样的姿势,他能看见Xavier脖颈露出的一小截,苍白的皮肤在昏暗中仿佛发着光。他突然就觉得房间里太热太小,然后退后一步拉开门出去。

后来Xavier回家了,Erik晚上做了一晚上Xavier在浴室看他洗澡的梦。只是在梦里,Xavier没有看完就走,他走进来亲吻Erik,任自己整齐的衣物被流水打湿。醒来的时候Erik记不起来是他还是Xavier先把对方推到墙上的,他只知道自己又得去洗短裤了。Edie还没醒,他飞快地结束战斗时也一直在想着他前几个月的死敌。



舞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今年Erik一点想法也没有,他连着几天都神志恍惚。所以有姑娘来问他要不要搭伴的时候,他随随便便地就答应了。同他一起的是Raven Darkholme,Xavier那个合唱团里的成员。Azazel都惊呆了,他问Erik还要不要和他一起搞破坏,Erik摇摇头说不。

他一杯一杯地喝着舞会上提供的饮料,反正难喝得要死,他根本喝不出来是什么东西。Raven也不同他跳舞,一进场后她就把Erik的手放开了。

“只是Charles想确定你一定会来。”

Raven去跟她的小伙伴玩之前丢给Erik这么一句话,让他更魂不守舍了。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Azazel偷偷往全校的饮料里加了料,虽然他很怀疑他和Janos两个蠢蛋离了他能做出什么事。

第一首歌是Raven主唱的Tik Tok,拉拉队的女生给她伴舞。全场的男生都沸腾了起来,就剩Erik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下一首歌。
他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了,他都没跟Xavier面对面讲过几次正常的话。第一次他们在吵,第二次好点儿,但是Erik不知怎么就落荒而逃了。激烈的节拍震着他的胸腔,他的心跳也无法避免地越来越快。

他想了很多事。

不知道Xavier有没有发现他一直有到礼堂去看合唱团排练?他一边看还一边和Azazel嘲笑他们的舞步。

不知道今年舞王选拔Xavier投了谁的票?他和自己都是候选人之一。

不知道Xavier有没有发现他竞选舞王的海报被人扯过一张?他藏在书包里带回了家。他没做什么事,就只是扯下来放在书桌上看着。

但接下来他的思绪就被打断了——Xavier上台了。

Charles Xavier,穿得比平时还要完美,修身的三件套,他出来的那一刻所有女生都在尖叫着他的名字。

Erik本来也快要加入迷妹迷弟的行列了,但他的心却在下一刻沉了下来。

Charles不是唯一一个登上舞台的人。

在舞台的另一端,Moira MacTargert也走上了舞台。她的手上戴的腕花和Charles的领结是一对儿的,这两个人笑起来就他妈地像天生一对,然后他们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唱Come What May.

Never knew I could feel like this
从未想过,我会有这样的感觉
Like I've never seen the sky before
就想一个人从未看见过蓝天的感觉
I want to vanish inside your kiss
我多想在你唇间消散
Every day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我的爱,一天比一天坚决

Charles这样唱着,牵起了Moira的手。

Erik的心碎成了两半。一半的心怒吼着,叫他赶紧摔杯而去,现在去剪了乐队的电线还来得及,或者拉消防警报,这样就没一个人还会看他们在这里深情对唱了;另一半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沉默着好像没有感觉。

乐曲慢慢地展开,Moira的和声加入,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随着旋律搂抱着对方摇晃起来,就剩Erik一个人,从校园风云人物沦落成无人问津的壁花。

当一曲终了,所有人都鼓掌欢呼时,Erik终于撑不下去了。他用肩膀顶开拥挤的人群,开始朝出口走去,不往后看一眼。

“谢谢大家——接下来是我个人的独唱。”

Erik的脚步停下了。他转回身来看向舞台,发现Charles正在看着他。

灯光之下Charles的眼睛比平时还要亮,他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出来,一下一下在Erik的心里发颤。Charles解开了自己的外套扔到一边,Valerie的前奏响起,他的身体跟随着节拍晃动起来。

合唱团的另外十一个成员站到了Charles的背后,整个合唱团的出现明显让舞会里的所有人都起来。

Well sometimes I go out by myself
有时我一人独行
and I look across the water
隔着水面遥望
And I think of all the things
我心中所思诸多
what you're doing and in my head I make a picture
我想着你在做的事,我在我脑海里绘出图像
And I've missed your ginger hair
我想念你姜黄色的头发
and the way you like to dress
还有你穿着的方式
Won't you come on over 为什么你还不来到我身边?

女孩儿们的裙摆随着越来越快的乐曲飞扬起来,高跟鞋的硬跟踏在地板上整齐划一的响声成了天然的节拍。Charles改编了这首歌,整首曲子变得轻快明亮,热情洋溢。他本人不太会跳舞,但天生的节奏感让他只是轻轻摇晃的动作,或者是他自带的闲庭信步的走台都完美地融合在了整个舞蹈中。而在他演唱这首歌时,他的双眼一直,一直没有离开过Erik。

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主唱热烈的表白,循着他目光望去,这一瞬间Erik又成了众人中心。

Erik还是忍不住笑了。他走向舞台,此时此刻不需要他再用肩膀顶开人群,人们自动为他分开。每走一步他的脚步就越发笃信,台上那人的微笑也越发明亮。

最后一个长音,一曲终了。Charles从台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入Erik怀里——拜托,Erik可是球队四分卫,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怎样,现在想加入我的合唱团了吗?”Charles凝视着他,两人相互接触的部位因为他话语里的感情逐渐升温。

Erik挑了挑眉,还在维持那副淡定自若的模样,明明全世界都看到他刚才笑得跟个春心萌动的少女没差:“我考虑考虑。”

“去你的吧Lehnsherr。你敢拒绝我,我就把那天的事全部抖出来。”Charles带着喜爱咒骂着,然后用力吻上他的唇每一次触碰都带着年轻的热度。Erik也迫不及待地回应他,吮吸他的唇瓣,让怀里这个歌手只为他出声。

此时此刻Katy Perry的Teenage Dream响起。Erik拥着怀中人,难得地觉得这些甜腻腻的情歌倒也还能入耳。











END

感谢阿泽大大,我的超级星星,这篇文的初稿根本就是青春校园剧并不EC,在他的帮助下稍微语句通顺了。OOC都是我的锅。
送给我的画手,小菲。小菲同志画了两幅超级好看的权力的游戏AU给我,爱她一辈子。
特别蠢萌,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谢谢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37 )

© 快乐肥宅三世 | Powered by LOFTER